車借給朋友開卻發生車禍,我有責任嗎?

2020.6.30 呂昀叡律師

車禍
(圖片來源:網路)

一、別人車禍,我要負責?

「別人車禍,我要負責?」聽起來是個很無厘頭的笑話,但尤其是把車借給友人駕駛的情況,如果友人根本沒有駕駛執照,若因此發生車禍,那麼連出借車輛的人,在民事賠償責任或是刑事責任也是成立的!

二、關鍵還是在於「相當因果關係」:

(一)什麼是相當因果關係:

我們在「違規停車要注意!小心背上刑事責任!」這一篇文章中,探討何謂「相當因果關係」,簡單來說,如果「某個行為」「通常可能」會導致「某個結果」,那麼「某個行為」與「某個結果」之間,就具備「相當因果關係」。

(二)「把車輛借給無駕照的人」與「發生車禍」之間,具備「相當因果關係」?

首先,絕對不是只要把車借給他人,就要對他人造成的車禍承擔責任(參考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02年度聲判字第62號刑事裁定)!

但若他人根本沒有駕駛執照,那就很有問題了。

道路交通安全處罰條例第23條第2款規定:「汽車駕駛人,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吊扣其駕駛執照三個月:…二、允許無駕駛執照之人,駕駛其車輛。」而沒有駕駛執照,通常表示沒有安全駕駛的能力,如果明知對方沒有駕照而把車輛借給對對方使用、或者沒有查證清楚就輕易出借車輛,若真的因此發生車禍,「相當因果關係」是足以成立的,自然須承擔刑事責任(例如過失傷害罪、過失致死罪)與民事賠償責任(相關論述可參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04年度訴字第232號民事判決臺灣高雄地方法院98年度審交簡字第4759號刑事判決)。

(三)但若能在個案中舉證「借車的人已有充足的安全駕駛能力」,例外不具備「相當因果關係」:

不具備駕駛執照的原因很多種,除了年齡未到、沒有駕駛需求之外,有可能本來有駕照但後來因故被吊銷,或者駕駛技術高超但就懶的去考照而已,如果是有充足駕駛能力的人來借車,那麼就算後來發生車禍,這把咎責的烈火也不至於會燒到出借車輛的人身上,「相當因果關係」有機會是不會成立的(可參臺灣屏東地方法院98年度訴字第563號民事判決臺灣臺南地方法院96年度交易字第94號刑事判決)。

結論

出借車輛是個簡單的行為,但這簡單的行為卻很可能要背負上麻煩的刑事責任與民事賠償責任,下次在決定出借車輛之前,請務必三思!

收到傳票該注意的大小事

2020.6.23 呂昀叡律師

(圖片來源:網路)

一、收到地檢署或法院寄來的傳票,千萬別輕忽:

地檢署或法院要通知被告或證人開庭,可以寄發一張叫作「傳票」的通知文件,收到傳票若不當作一回事,在法律上可能導致嚴重的拘提(警察直接給你上手銬、上警車,直送到法庭上)、甚至是通緝的後果(刑事訴訟法第75條、第84條),嚴重一點的話,被法院裁定羈押也是有可能的。

傳票究竟會有什麼重要資訊?有哪些要特別注意的地方?詳見以下說明。

二、傳票長這樣:

傳票外觀如下:

傳票

這張傳票會有以下資訊必須注意:

(一)最上方「台灣XX地方檢察署刑事傳票」:

這可以知道核發這張傳票的機關是什麼,除了由地檢署核發之外,當然也有可能會是法院核發。

(二)案號及案由:

1. 先說說「案由」,指的是案件類型,例如可能是「妨害名譽」、「傷害」、「詐欺」、「妨害性自主」…等,透過這個資訊,大概就能知道是近期或是過去碰到的什麼事件所產生的案件,在開庭前才有辦法預作準備。

2. 至於像是「地股  107年度偵字第21875號」,是「股別」及「案號」:「地股」可以理解是「某檢察官+某書記官」或是「某法官+某書記官」的一個小組;而「107年度偵字第21875號」可以理解成「案件的身分證字號」,不論撰寫書狀、與書記官溝通或是查詢等,案號都是重要的資訊。

(三)備註:

1. 如果檢察官或法官在這次開庭有特別要求,例如要在當天帶某項文件、資料或證物過去….等,會在備註欄說明,所以也務必看清楚。

2. 這一欄會給一隻聯絡電話,但請注意這隻電話不是用來聯絡檢察官或法官,而是聯絡書記官,案件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頂多就是透過書記官聯絡與溝通,不可能直接聯絡檢察官或法官。

(四)附註:

從這一欄可以知道是以「被告」或「證人」等傳喚到庭,這是非常重要的資訊,兩個身分所涉及到的權利義務關係都不同,如果是「被告」身分,要那就好好思考是否要委請律師協助打官司、或是到法院閱覽卷證;「證人」身分,那就必須要依據所見、所聞老實陳述,而且在某些狀況,到時候是可以拒絕作證的,這部分日後會再另以專文說明。

(五)注意事項:

這一欄基本上是制式化的記載,也會一併列出注意事項及宣導等。

結論

最後筆者再提醒,傳票是很正式的通知,絕不能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庭,以免導致後續嚴重的拘提、通緝,甚至是羈押;而如果當天確實有不得已無法到庭的情況(例如人不在國內、要進行手術…等),可以事先與書記官溝通並撰寫一份請假陳報狀給地檢署,通常是都可以另外改期的。

讓小孩改姓應該要怎麼做?

2020.6.18 呂昀叡律師

小孩改姓
(圖片來源:網路)

一、姓氏的意義:

一般我們生活中偶有聽到親朋好友「改名」,卻很少聽到有人「改姓」,這是因為姓氏代表了家族及文化認同,對個人來說有相當的重要性。

不過民法對於改姓也有作出規定,以下和讀者分析什麼樣的情況下可以改姓?要依照什麼樣的程序及要求?

二、小孩出生登記,就需確認姓氏:

在為小孩辦理出生登記時,就必須以「出生證明書」或是父母的「書面約定」來確認小孩的姓氏(民法第1059條第1項)。

三、至於出生登記後,在小孩成年之前:

可以由父母以書面約定更改小孩的姓氏再至戶政機關辦理登記(民法第1059條第2項),但以這種方式只能改一次,變更就不能再更改了(民法第1059條第4項)。

四、如果父母沒辦法約定,只能跑法院了:

在某些情況下,根本沒辦法由父母共同決定變更小孩姓氏,例如雙方離婚而未再聯絡、一方死亡、雙方意見不一致…等,民法第1059條第5項規定在以下情況,可以為子女之利益,向法院聲請變更子女的姓氏為父姓或母姓:

1.父母離婚者。

2.父母之一方或雙方死亡者。

3.父母之一方或雙方生死不明滿三年者。

4.父母之一方顯有未盡保護或教養義務之情事者。

如果是透過這樣的方式,法院會很嚴格的審查,畢竟變更姓氏的目的不是要滿足父母的利益、或是要追究父母的責任,而是保障小孩的利益,所以在個案中,必須要說服法院,變更姓氏對小孩有利

法院或在個案中綜合家庭狀況、親權行使、子女人格成長等整體情狀予以審酌,通常也會委請家事調查官、社工或其他福利機構等派員進行「家庭訪問」,觀察家中環境、分別與父母及子女進行深度對話,並會製作調查報告陳報給法院,法院會依參考這份訪視報告,判斷要不要讓小孩變更姓氏。

五、小孩成年後,可依自己的意思決定改姓氏:

小孩年滿20歲成年後,可以自己決定要變更父姓或母姓(民法第1059條第3項),但以這種方式只能改一次,變更就不能再更改了(民法第1059條第4項)。

結論:

變更姓氏對於自我認同及社會連結影響重大,因此法律也明文規定其方法、次數限制等,而若交由法院判斷,則會嚴格檢視各項因素後,做出最符合小孩最佳利益的決定!

罪證不足而不起訴,提告的人會不會有誣告罪?

2020.6.10 呂昀叡律師

誣告
(圖片來源:網路)

一、向檢警提出刑事告訴與告發,結果當然有可能不起訴:

任何一位民眾都可以針對任何犯罪向警察機關或地檢署要求追究犯罪,如果這位民眾是被害人,這個動作稱為「告訴」;如果不是被害人,則是「告發」。

檢察官會依據偵查結果作出決定,有足夠犯罪嫌疑,就會予以起訴;如果犯罪嫌疑不足,則會不起訴處分。

而筆者在執業過程中很容易被問到類似這樣的問題:「律師,我今天提告詐欺如果檢察官不起訴,我會不會成立誣告罪?」

二、刑法上誣告罪之規定:

刑法第169條第1項規定:「意圖他人受刑事或懲戒處分,向該管公務員誣告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附帶一提,如果有誣告他人的行為,但在他人判決確定之前,自己有承認誣告的話,是可以減輕或免除其刑(刑法第172條)。

三、誣告罪成立的要件嚴格:

誣告罪並不處罰過失犯,而僅處罰故意犯,所以必須「你明知道是假的,但還是跑去提告」,才有可能成立誣告罪;但如果是基於以下這些情況,就不至於成立誣告罪(最高法院83年台上第1959號判決要旨):

1. 基於誤信、誤解、誤認或懷疑有犯罪事實。

2. 對於其事實誇大其詞

3. 所述僅作為訟爭上之攻擊或防禦方法

4. 目的在求判明是非曲直

5. 輕信傳說懷疑誤告。

以上不論是1.~5.哪一種,提告都不是「出於憑空捏造」或「完全沒有原因」,因此即使最後因證據不足而獲判無罪或不起訴,不會因此就成立誣告罪!

四、其他注意事項:

1. 如果今天是以證人的身分,在作證的過程中誣告,會同時涉及偽證及誣告罪。

2. 刑法第171條第1項另有規定「未指定犯人誣告罪」,例如明明是自己把機車藏在倉庫,卻跑到警局報案說:「有人偷了我的機車!」,雖然沒有指出是誰犯罪、警方也一定查不到其他犯嫌,但仍是屬於誣告罪。

3. 另外在實務上還有一種常見的情況,明明是自己把支票交給他人來周轉現金,但卻跑到警局報案說:「支票遺失了!」聽起來沒有什麼誣告的問題;但由於警察會在筆錄上補問一句:「要不要追究他人侵占遺失物罪的責任?」這時如果說:「要!」那就也是「未指定犯人誣告罪」。

結論

向警察或檢察官要求追究他人犯罪行為,如果是有基於一定的客觀事實及合理懷疑,而非憑空捏造,那即便他人獲得不起訴處分或無罪判決,也不會因此衍生誣告罪。

違規停車要注意!小心背上刑事責任!

2020.6.2 呂昀叡律師

車禍
(圖片來源:網路)

一、違規停車,風險可能比想象中的還大:

「違規停車背上刑事責任?」這句話絕對不是在危言聳聽,筆者以下圖來說明:紅色的違停車輛擋住A車與B車視線,而A車與B車亦未注意車前狀況,兩車相撞,A車騎士受有重傷。

結論是:B車會有過失重傷害罪的問題(刑法第284條後段),紅色違停車的車主也是。

二、先來談談什麼是「相當因果關係」:

以過失重傷害罪來說,一定是存在「行為人的某個過失行為」及「重傷害的結果」,而這兩者之前,如果存在「因果關係」,也就是變成「行為人的某個過失行為導致重傷害的結果」,過失傷害罪的責任就會成立。

而「因果關係」可不是漫無邊際的成立,否則豈不是變成:你如果沒出生就不會在路口撞到我,所以你的老爸老媽,對我也要負過失傷害罪的責任!?

實務上採取的是「相當因果關係」,以就是必須加入價值判斷的空間,可參考以下:「按所謂相當因果關係,係指依經驗法則,綜合行為當時所存在之一切事實,為客觀之事後審查,認為在一般情形下,有此環境,有此行為之同一條件,均可發生同一之結果者,該條件即為發生結果之相當條件,行為與結果即有相當因果關係。」(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192號判例意旨參照)

簡單來看,就是:有這樣的行為「通常可能會」導致這樣的結果。

三、再來回頭看看案例:

為什麼要禁止違規停車,其中一個理由是,防止車輛行進及視線受到阻礙,既然如此,「違規停車」確實通常可能會「導致重傷害結果」,這樣的論述足以成立,紅色違停車主當然就要負擔過失重傷害罪的刑事責任(相關判決可參考臺灣高雄地方法院107年度交易字第97號刑事判決)。

結論

本案例的車主,違規停車可能是長期的習慣,也可能剛好那個時候下去買個碳烤三明治而已,但因為一個偶然發生的事故,就背負上過失重傷罪的責任,代價相當大,下一次想違停的時候,請務必三思!

打官司能不能要求對方賠償律師費?

2020.5.26 呂昀叡律師

(圖片來源:網路)

一、打官司請律師花費不低,我可以要求對方賠償嗎?

這類問題在筆者職業生涯中被問過不少次,由於委任律師打官司的費用一定是數萬起跳,至於金額往往因個案複雜性、個別律師能力、或是信賴關係等而有異(某些殺價到流血的金額略有耳聞、而高到超乎常情的金額也有聽過,假律師甚至收費比真律師高),但究竟能不能在官司中一併要求被告賠償律師費?

二、民事第一審與二審官司─基本上不行!

絕大多數實務見解援用司法院院字第205號解釋認為,我國民事訴訟制度,第一、二審並不是規定一定要委任律師打官司,「故除當事人確有不能自為訴訟行為,必須委任代理之情形,且為伸張權利或防禦上所必要者外」,律師費用自不得算入損害賠償之費用中。

乍看之下話似乎沒把話說死,但由於「故除當事人確有不能自為訴訟行為,必須委任代理之情形,且為伸張權利或防禦上所必要者外」這個要件太過嚴格,所以絕大多數判決都是不准賠償律師費

但如果在極端例外情形,例如當事人是外國人,打官司跑法院可是困難重重、或是當事人本身的學識程度無法應付龐大而極具專業性的案件,是有可能爭取到賠償律師費用的。

另外,很多契約常常會有如下的約定:「因本件買賣約定而涉訴訟者,雙方同意由乙方應所有律師費」這類約定很容易被法院認為違反平等互惠原則及誠實信用原則,且對於乙方顯不公平的情形,應屬無效規定,這樣就也不能向對方討到律師費;但如果稍微修改成:「因本件買賣約定而涉訴訟者,雙方同意由敗訴之一方應負擔他方律師費」法院反而較能接受這種遊戲規則。

三、民事第三審─可以,但數目不是漫天喊價!

民事訴訟法第466條之3條第1項將第三審律師酬金,列為訴訟費用的一部分,因此當然須由敗訴的當事人負擔。

在程序是必須要先向第三審最高法院聲請核定律師酬金(最高法院93年度第10次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民事訴訟法第91條),否則不能向對方請求

但律師費用的數目沒有極限嗎?當然不是。

第三審最高法院或依據法院選任律師及第三審律師酬金核定支給標準核定律師酬金數額,通常核定出來的數目都會低於行情不少,如果您花了10萬元委任律師打第三審官司,但後來法院只有核定3萬元的話,那就只能向對方要這3萬元而已。

結論

律師費用動輒數萬元以上,對於打官司的當事人來說確實是一筆負擔,但這筆費用要請求由對方負擔,並不容易,即便是民事第三審有法律明文規定,但也只有少部分金額能要求對方負擔而已!

殺害或傷害毛小孩的法律責任

2020.5.19 呂昀叡律師

毛小孩
(圖片來源:網路)

一、毛小孩的身體及生命應受尊重:

毛小孩在我們生活中具有重要的地位,甚至如同家人般親近,任何殺害或傷害毛小孩的行為,是不會被社會大眾所容忍的,這般行為,除了在道德上應予譴責之外,也有相當的法律責任!

二、殺害毛小孩的法律責任:

在進一步說明之前,先來談談毛小孩對於主人來說,在法律上的地位究竟是什麼?大多數實務見解認為毛小孩是屬於主人的「財產」,因此談論到賠償責任的範圍時,也緊緊扣住「財產」這個概念;但有極少部分見解認為毛小孩是「介於人與物之間之獨立生命體」,採取這個見解最大的實益在於,承認主人會因此受有精神上的痛苦,而得請求精神慰撫金

(一)民事賠償責任:

毛小孩若遭到他人殺害,主人可以向兇手要求賠償的項目可以包括:

1. 醫療費用及火化費用。

2. 毛小孩的價值損失:因為毛小孩本身會有精濟上的價值,例如毛小孩是吉娃娃,市價約為25,000元,主人可以向兇手索賠這筆金額。

3. 精神慰撫金?由於多數實務見解認為毛小孩是屬於主人的「財產」,也因此認為財產受到損害是不會有精神慰撫金的問題(參考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7年度北簡字第14997號民事判決);但極少數實務見解認為毛小孩是「介於人與物之間之獨立生命體」,因此就允許主人要求索賠精神慰撫金(參考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消上易字第8號民事判決)。

(二)刑事責任:

在刑法上來說,毛小孩並不是「人」,因此殺害毛小孩是不會成立殺人罪

但由於毛小孩是屬於主人的「財產」,因此殺害毛小孩會構成刑法毀損罪,主人可以在六個月的告訴期間內合法提出告訴。

另外,不論毛小孩有沒有主人,殺害毛小孩的話另外會構成動物保護法第25條第1的刑事責任,可處以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併科新臺幣二十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罰金;而如果是嚴重到使用藥物、槍械,使好幾隻毛小孩死亡而情節重大的這種「大屠殺」的情況,依動物保護法第25條之規定,甚至可處一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五十萬元以上五百萬元以下罰金,同時還可以公布兇手的姓名、照片

補充一點,殺害毛小孩的情況,主管機關也會另外依動物保護法第30條的規定,裁罰新臺幣一萬五千元以上七萬五千元以下罰鍰!

三、傷害毛小孩的法律責任:

(一)民事賠償責任:

毛小孩若遭到他人傷害,主人可以向兇手要求賠償的項目可以包括:

1. 醫療費用。

2. 精神慰撫金?依多數實務見解認為毛小孩是主人的「財產」,也因此就不能請求精神慰撫金;但若依極少數實務見解認為毛小孩是「介於人與物之間之獨立生命體」,則允許主人要求索賠精神慰撫金。

(二)刑事賠償責任:

由於刑法不認為毛小孩是「人」,而是屬於「物品」,因此傷害毛小孩是不會成立傷害罪

而在一般傷害的情況下,經醫療後即可復原,也不至於會成立毀損罪;必須毛小孩到達「肢體嚴重殘缺」或「重要器官功能喪失」的程度,才會成立毀損罪(參考臺灣南投地方法院107年度易字第92號刑事判決、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08年度易字第606號刑事判決)。

另外,如果是導致毛小孩肢體嚴重殘缺或重要器官功能喪失的情況,還會同時構成動物保護法第25條第1的刑事責任,可處以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併科新臺幣二十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罰金;

補充一點,傷害毛小孩的情況,主管機關也會另外依動物保護法第30條的規定,裁罰新臺幣一萬五千元以上七萬五千元以下罰鍰!

結論:

毛小孩的生命及身體我們應予尊重,任何人都不應輕視或踐踏,否則將面臨嚴重的法律責任!

毛小孩闖禍?當心民事賠償責任及刑事責任!

2020.5.12 呂昀叡律師

毛小孩
(圖片來源:網路)

一、毛小孩對我們來說,是一份責任:

毛小孩如同家人陪伴我們生活中的種種喜怒哀樂,但更重要的是一份責任,不僅要好好的照顧毛小孩們,也要避免毛小孩們「闖禍」。

法律上來說,如果毛小孩造成他人傷害,不但會有民事賠償責任,也可能會有刑事責任!

二、飼主有義務避免毛小孩攻擊別人:

我們分別來看動物保護法及民法的相關規定:

動物保護法法第7條明文規定:「飼主應防止其所飼養動物無故侵害他人之生命、身體、自由或財產。」

「動物保護法第20條第2項」及「公告具攻擊性寵物及其出入公共場所該採取之防護措施」甚至規定:例如比特犬或獒犬出入公共場所時,不但應由成年人伴同,且須並採取下列防護措施:(一)以長度不超過一點五公尺之繩或鍊牽引。(二)配戴不影響散熱之透氣口罩

民法第190條第1項:「動物加損害於他人者,由其占有人負損害賠償責任。但依動物之種類及性質已為相當注意之管束,或縱為相當注意之管束而仍不免發生損害者,不在此限。」

三、若毛小孩攻擊別人,飼主須負擔損害賠償責任:

依據前面提到的動物保護法及民法的規定,如果毛小孩咬傷他人、或是在路邊突然衝出導致機車騎士摔倒受傷(這頗為常見),當然須負擔民事損害賠償責任。

至於賠償的範圍,可以參考車禍事故的賠償項目,包括了:醫療費用、生活上額外支出、看護費用、薪資損失、勞動能力減損以及精神慰撫金等。

至於如果毛小孩不慎損害他人財產,例如碰撞到花瓶而導致花瓶破碎,主人當然也要負擔賠償責任。

四、除了民事損害賠償責任以外,也可能構成刑事責任:

如果主人沒有好好的看管毛小孩,雖然不是指使毛小孩去咬傷別人,但因為「主人不好好的看管」而「使得毛小孩咬傷他人」,兩者之間存在因果關係,也會有刑法第284條過失傷害罪的刑事責任

而如果毛小孩不慎損害他人財產,例如碰撞到花瓶而導致花瓶破碎,由於刑法並不處罰過失毀損的行為,因此頂多只有民事賠償責任而已

結論:

毛小孩對於我們既然如同家人,我們除了盡飼養的責任之外,當然也有管教上的義務,若不慎造成他人傷害,飼主也需負擔相當的法律責任!

警示帳戶要怎麼解凍?

2020.5.4 呂昀叡律師

人頭帳戶
(圖片來源:網路)

一、帳戶若被設為警示帳戶,對生活影響重大:

民眾提供人頭帳戶若被詐騙集團利用,除了可能涉及幫助詐欺的刑責及民事賠償責任之外,民眾所提供的帳戶甚至其他帳戶都可能被「凍結」,對於日常生活將會造成極大影響!

那麼警示帳戶究竟要怎麼解除呢?以下我們詳細探討。

二、銀行經司法機關通知而列為警示帳戶:

詐欺案件經報案或經查緝後,通常是由警察機關直接通報銀行,將涉案的帳戶列為警示帳戶。

被列為警示帳戶後,會暫停該帳戶全部交易功能,匯入款項也會被退回(存款帳戶及其疑似不法或顯屬異常交易管理辦法第5條),也就是說整個帳戶就會處於無法使用的狀況,當然也就不能正常提款

除了直接涉及詐騙案件的帳戶之外,該民眾所開立的其他帳戶,也會被認定是屬於「衍生管制帳戶」,會暫停該帳戶使用提款卡、語音轉帳、網路轉帳及其他電子支付功能,匯入款項也會被退回(存款帳戶及其疑似不法或顯屬異常交易管理辦法第5條),不幸中的大幸是,「衍生管制帳戶」是可以臨櫃辦理提款的!

三、何時可以辦理「解凍」?

要辦理「解凍」,必須等到「司法程序終結」,如以下情況:

1. 案件經不起訴處分:須檢附不起訴處分書。

2. 案件獲無罪判決:須檢附無罪判決書。

3. 案件有罪但只有判罰金。

4. 案件判有罪而執行完畢:須檢附判決書及出監證明書、或罰金繳款收據(易科罰金情形)。

5. 案件經緩起訴:須檢附緩起訴處分書及緩起訴附負擔或指令執行完畢證明。

6. 案件經緩刑:須檢附判決書及緩刑負擔或指令執行完畢證明。

民眾須檢附以上文件,就近到戶籍地的分局填寫「民眾解除警示帳戶申請書」,再由警察機關通報銀行解除警示帳戶,帳戶才能恢復正常使用。

另外,通報警示帳戶的效力只有2(存款帳戶及其疑似不法或顯屬異常交易管理辦法第9條),超過這個期限就會解除警示帳戶;而警察機關或其他機關如果認為有再列為警示帳戶的必要,那就要再重新通報一次。

結論

民眾所提供人頭帳戶被列為警示帳戶後,要解凍可需要花一段頗常的時間,至少也要等到不起訴處分,如果不幸被起訴,那也要等到無罪判決或者是判決有罪並執行完畢,對於民眾影響可謂相當嚴重!

我根本不該清償這張本票-關於確認本票債權不存在之訴!

2020.4.27 呂昀叡律師

本票
(圖片來源:網路)
  • 本票效力強大,往往被濫用:

拿到本票的話,不須透過冗長的訴訟程序就可以直接進行強制執行,時間及金錢成本很低,因此在實務上頗為常見。

也因為同一個原因,本票也常常被濫用,例如:偽造他人名義簽發本票、脅迫他人簽發本票、明明已經清償債務但對方卻不返還本票、雙方之間根本沒有任何債務關係…等爭議,在實務上也很常見。

  • 遇爭議應提起訴訟+聲請停止強制執行:

如果遇到前面提到的情況,驚覺有人拿著本票向法院聲請對您的財產強制執行,這時候必須向法院提起個官司→「確認本票債權不存在之訴訟」+ 「聲請停止強制執行」。

(一)確認本票債權不存在之訴訟:

以下這些情況都可以請求法院確認本票債權不存在:

1. 被他人冒用名義簽發本票

2. 被他人脅迫或詐欺的情況下簽發本票

3. 明明已經清償債務但對方卻不返還本票

4. 雙方之間根本沒有任何債務關係

5. 本票已經超過3年消滅時效

遇到這些情況,就必須由法院來判決本票債權不存在,那麼既不會有清償責任,對方當然也不可以拿著本票強制執行了!

(二)聲請停止強制執行:

要避免對方繼續拿著本票強制執行,除了提起「確認本票債權不存在之訴訟」還不夠,還必須要向法院聲請停止強制執行,另外注意這時可能會有要提出擔保金的問題(非訟事件法第195條):

1. 偽造、變造本票之情況 → 執行法院應即停止強制執行;但對方可以要求繼續強制執行,法院這時就會要求對方提出擔保金後,才准繼續強制執行;相對的,我方也可以要求停止強制執行,法院這時也會要求我方提出擔保金後,停止強制執行。

2. 「偽造、變造本票」以外之情況 → 我方可以要求停止強制執行,法院這時也會要求我方提出擔保金後,停止強制執行。

  • 關於舉證責任的分配:

關於「確認本票債權不存在之訴訟」,有個很特別的地方要再說明:遊戲規則是不利於他方,因為法院會在訴訟中要求他方證明「這張本票不是偽造的」、「拿著這張本票是有債務關係存在」,如果他不能證明,就會敗訴。

假設今天遊戲規則反過來呢?會變成法院要求我方證明「這張本票是偽造的」、「拿著這張本票不存在債務關係」,對我方來說其實是很沉重的負擔,且容易因此導致敗訴。

結論

本票效力強大而容易被濫用,法律也因此允許本票名義人可以提起「確認本票債權不存在之訴訟」+ 「聲請停止強制執行」,而且在舉證責任的分配上,也是有利於本票名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