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事件的賠償責任(刑事告訴基礎篇)

車禍
(圖片來源:網路)

一、車禍涉及「人傷」或「人死」時,會涉及刑事責任:

單純「車損」的車禍,就筆者的角度來看,是不幸中的大幸,因為刑法並不處罰過失毀損的行為,所以不小心發生車禍撞壞別人車輛,是不會有毀損罪的刑責

但「人傷」或「人死」的車禍,問題會變得複雜很多,刑法同時處罰過失傷害及過失致死的行為,因此除了賠償責任外,還要同時顧慮刑事責任的問題。

底下我們先從先向各位說明告訴乃論之罪的意義、並會再下一篇詳細向各位說明實務上的一些眉角。

二、過失傷害罪及過失重傷罪是「告訴乃論罪」:

大家常常聽到告訴乃論罪、公訴罪…等用語,這是什麼意思呢?

刑法針對某些罪名,認為並不是嚴重的犯罪,如果當事人不願意勞師動眾的利用司法資源處理,那麼司法也就沒有必要介入,如是就將某些罪名設計成「告訴乃論之罪」(簡稱告論罪),必須要「提出告訴」「才會」「論處」;相對來說,當犯罪嚴重到一個程度,刑法認為不管當事人想不想追究,司法仍然要介入到底,這就是「非告訴乃論之罪」(簡稱非告論罪),或稱之為「公訴罪」

刑法第284條過失傷害罪,就是被歸類為告訴乃論之罪,本條規定「因過失傷害人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十萬元以下罰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十萬元以下罰金。」

不管你今天不小心造成別人受到傷害,不管是重傷還是輕傷,都必須要提出告訴,司法才會介入到底。

三、誰可以提出告訴:

依據刑事訴訟法第232條及第233條規定,被害人、配偶及法定代理人都可以提出告訴。

所以19歲、雖然未成年但已經結婚的小強,發生車禍受傷,小強本人、他的太太、他的父母,都可以提出告訴。

四、如何提出告訴?

依據刑事訴訟法第242條的規定,被害人可以撰寫一份刑事告訴狀給警局或地檢署,也可以直接到警局或是地檢署製作筆錄提出告訴,不論採取何種方式,都要明確記載提出告訴的意思

五、注意「六個月」告訴期間:

依據刑事訴訟法第237條,告訴乃論之罪必須要在「知悉犯人之時起」,於「六個月內」提出告訴,這是很重要的程序要求,超過一天、一分、一秒,提出告訴就會變成不合法。

所以小強如果在1/1和小華發生車禍,如果小強拖到9/1才提出告訴的話,已經超過六個月的告訴期間,是沒有辦法合法提告的。

另外請讀者注意,六個月的起算時點是「知悉犯人之時」起算。所以小強雖然1/1發生車禍,但直到5/1才知道對方是小華,這時後才會開始起算六個月的告訴期間。

六、提出告訴後,可以撤回告訴,但也有期限:

提出告訴後,如果雙方談妥賠償金額,可以撤回告訴,但必須要在「第一審辯論終結前」,才能合法撤回(刑事訴訟法第238條第1項),換句話說,如果案件已經在第二審了,是沒辦法撤回告訴。

偵查階段合法撤回告訴,檢察官會作出不起訴處分(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5款);在起訴後、第一審辯論終結前撤回告訴,法院會作出不受理判決(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3款),案件會在程序上就終結,不會論罪科刑。

如果拖到第二審才撤回告訴,雖然已經超過期限,法院仍然須進行審判,但是有很高的機會可以再更輕判、並獲得緩刑

結論

以上先向各位讀者說明告訴乃論之罪的「豆知識」,至於這些「豆知識」在車禍事件上要如何運用、容易被忽略的眉角,將會在[下一篇]詳細說明。

2020.2.17 呂昀叡律師

車禍事件的賠償責任(過失比例)

車禍
(圖片來源:網路)

一、賠償責任不見得是百分之百,應該要看「過失比例」:

車禍事故如果雙方都有錯,例如我雖然有超速,但對方也有超速,難道對方醫療費用我必須全額負擔嗎?難得對方自己不用負責嗎?

這幾個問題的答案是:我不須要負擔全部醫療費用、對方自己要承擔一部分的醫療費用。

這樣基本的法律原則,就是「過失相抵」。

二、「過失相抵」是什麼?

民法第217條第1項規定:「損害之發生或擴大,被害人與有過失者,法院得減輕賠償金額,或免除之。」

簡單來說,如果車禍事件,我的過失比例是30%、對方的過失比例是70%,那麼對方要承擔自己70%的損失,而我只要負擔30%的賠償責任,所以今天對方提出1萬元的醫療單據,我就只要賠償1萬元 X 30% = 3,000元。

三、雙方的過失比例各為多少?

在車禍事件中最重要的就是釐清雙方責任,如果雙方都有責任,雙方的過失比例各是多少,這個問題可以參考 [車禍事件的責任釐清] 這一篇文章的內容,不論透過哪種方式,最後還是會由法院具體判斷出雙方的過失比例,並進一步計算出賠償金額。

四、別人的過失,我也要承擔?

依據民法第217條第3項及第1項之規定,被害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與有過失者,法院得減輕賠償金額,或免除之。

這是什麼意思呢?

舉例來說,今天我騎車載著朋友小美兜風,與另一位機車騎士阿達發生車禍,乘客小美受傷了,而我及阿達在這車禍事故中各有50%的過失,小美今天拿著1萬元的醫療單據,可不可以向阿達說:「我只是乘客而已,過失並不在我,阿達你要完整的賠我1萬元。」

答案是否定的。實務會認為後座的小美因藉著我載送而擴大活動範圍,我駕駛機車載著小美,應認係後座的小美的「使用人」,我的過失,也視為小美的過失(最高法院74年台上字第1170號判例參照),所以小美要承擔50%的損失,而只能向阿達要求50%的損害金額。

但請注意,如果小美今天是搭乘計程車,那麼情況就不一樣了,實務的立場認為,雙方是基於運送人與乘客間暫時且短期之運送契約,載運乘客至其預計到達之目的地而已,小美對於司機之駕駛行為無從予以指揮、監督,因此不會有過失相抵的問題(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1909號裁定意旨95年度台上字第279號裁定意旨)。

結論

車禍事件中,雙方的責任高低,常常是訴訟攻防的重點,幾成的比例換算下來的賠償金額,有時影響可能高達數十萬甚至是上百萬,在法院一連串的審理過程中,律師與當事人必須小心檢視所有卷證資料及法律論述,才能達到自己滿意的結果!

2020.2.17 呂昀叡律師

車禍事件的賠償責任(人死篇)

車禍
(圖片來源:網路)

一、同樣複雜的賠償責任─人死:

車禍導致他人死亡,可能會涉及更嚴重的過失致死罪的刑責,其賠償責任也相當複雜,綜合來說,可以整理以下項目:「醫療及喪葬費用」、「扶養費用」、「精神慰撫金」。

二、醫療及喪葬費用,須以單據記載:

這個項目還算單純,以醫療及喪葬單據上記載為準。

三、精神慰撫金,是「家屬」請求而非「死者」請求:

法律上認為「家屬」面對生命的逝去,承受巨大的精神上苦痛,因此車禍事件死亡的被害人,他的「家屬」可以請求賠償精神慰撫金。

哪些「家屬」可以請求賠償精神慰撫金?民法第195條第3項明文規定「父、母、子、女或配偶」,如果被害人同時有母親、父親、配偶、3名子女,則以上六人都可以請求賠償;若兄弟姐妹或是孫子、孫女等身分,則不可請求賠償。

至於每一位家屬的賠償數額為多少?則沒有具體判斷標準,法院會依實際加害情形與被害人所受之痛苦及雙方之身分、地位、經濟狀況等關係決定之(最高法院51年度台上字第223 號判例意旨)。

四、扶養費用,必須是受扶養的對象:

(一)誰可以請求扶養費用:

一般常見如死者的父母、配偶、未成年子女,都可能都是受死者扶養的對象,特別說明以下幾點:

1. 並非父母或是配偶一定都能請求賠償扶養費用,必須有「不能維持生活」的情況(民法第1116條之1、第1117條第2項),如果父母或配偶名下財產豐厚、生活無虞,既然沒有受扶養的需求,自然也沒有扶養費用的損害;然父母或是配偶生活困難,死者往生而更會造成雪上加霜,當然就可請求扶養費用的損害。

2. 未滿20歲的子女,屬於未成年人,可以請求扶養費用的損害。

(二)扶養費用是多少?

至於扶養費用的計算,法院會參考行政院主計處所統計公布的家庭收支調查報告之數據,此數據會詳細記載「各縣市」在「各年度」的「平均每人月消費支出」,例如此統計表中,新北市在107年度,平均每人月消費支出為2萬2,419元,那麼父、母、配偶、每位子女,都可以請求賠償每月2萬2,419元之扶養費用。

(圖片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二)每月扶養費用不是無邊無際:

就算我們計算出每月扶養費用的損害是2萬2,419元,那對方應賠償幾年?幾十年?

以未成年子女來說,事故發生時若僅有5歲,距離成年還有15年的時間,那麼扶養費用的計算在基本上就是1萬8,722元 X 12個月 X 15年(通常會依霍夫曼計算法扣除中間利息,這部分較為複雜,且又有計算軟體可處理,不在此贅述)。

但以配偶來說,計算標準就大不相同了,「理論上」是從事故發生計算至其過世為止,但現實上我們根本沒辦法精準判斷每個人死亡的時間,所以法院會再參考依內政部統計處所統計公布的「簡易生命表,來認定這名配偶在統計上還有幾年的生命,例如此統計表說,一位在高雄市的46歲男性,依統計還擁有32.63年的生命,法院就會以此為基礎進行計算,他可以請求的扶養費就會是1萬8,722元 X 12個月 X 32.63年。(通常會依霍夫曼計算法扣除中間利息,這部分較為複雜,且又有計算軟體可處理,不在此贅述)

(圖片來源:內政部統計處)

結論

「人死篇」涉及的賠償項目與「車損篇」、「人傷篇」不同,另外筆者也特別提醒,本文只是提供基本概念,並不能完全適用在每個案件裡,建議遇到相關法律問題,最好還是尋求專業的律師建議,才不至於錯判情勢!

2020.2.17 呂昀叡律師

車禍事件的賠償責任(人傷篇)

車禍
(圖片來源:網路)

一、更為複雜的賠償責任─人傷:

車禍若導致他人受傷,賠償責任會遠比單純車損的情況複雜,而且還可能會涉及過失傷害或過失重傷害的刑責,但刑事責任的部分筆者將另以專文說明,以下先為讀者詳細整理賠償責任的項目及範圍,包括:「醫療費用」、「生活上額外支出」、「看護費用」、「薪資損失」、「勞動能力減損之損失」、「精神慰撫金」。

二、醫療費用,須以單據記載:

這個項目還算單純,醫療單據上記載多少數額就是多少,但有幾項提醒:

無涉車禍事件的醫療項目,例如感冒治療費用,不可以請求

醫院開立診斷證明的費用算醫療費用

如果自費升級為個人病房,須有醫療或照護上的理由,法院才可能判給

三、生活上額外支出,須屬必要且合理的支出:

(一)醫療用品及營養品:

例如步行輔助器、繃帶等,因為車禍事故後續醫療所必須,當然是可以請求賠償的範圍。

至於為增強體力及提高免疫力而服用營養品等,除非能提出證明是醫生所建議為恢復傷勢所必須之特殊用餐,否則很難被法院所認可。

(二)交通費用:

救護車費用較無爭議;但若是往返住家及醫院看診所須交通費用,法院也不會照單全收,例如:

1. 明明有能力自行騎乘機車或開車往返,卻選擇搭計程車→難以成立

2. 明明有大眾運輸工具可搭,卻選擇搭計程車→難以成立

四、看護費用,即使親人照顧也可請求:

這部分必須診斷證明書上面有記載傷者須由專人照護,並以一般全日或半日看護的行情來計算賠償金額。

須特別注意的是,即便現實上只是由親人看護,也應視為受有「相當於看護費用」的損害(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1749號判決意旨參照),很多人以為現實上沒有這筆支出,就不願意求償,實在是太老實了!

四、薪資損失,須以現實損害為基礎:

如果在治療期間,公司依然每月給付薪資,在客觀上既沒有損害產生,當然不能請求這個項目。

另外,如果沒有辦法證明每月收入,實務上常以基本工資作為核算的基礎。

五、勞動能力減損部分,須由醫院出具鑑定報告:

如果受到無法回復的傷勢,而會影響傷者的勞動能力及謀生能力,這種抽象性損害,也可以要求對方賠償,但傷者究竟損失多少的勞動能力?法院會請醫院出具鑑定報告書來作為判決基礎。。

至於計算方式,筆者舉例說明:「小明因車禍導致左腳截肢,醫院認定小明受有70%勞動能力減損,事故當下小明任職汽車維修員,每月收入10萬元。」

以上面這個例子來說,小明所受勞動能力減損的數額是「每月7萬元」(計算式:10萬元 X 70% = 7萬元)。

另外特別提醒三點:

1. 由於勞動能力減損是屬於抽象性損害,所以即便公司每月仍有給小明10萬元,依然不影響以上結論。

2. 計算期間是事故發生時點至法定退休年齡為止

3. 如果沒有辦法證明每月收入,實務上常以基本工資作為核算的基礎。

五、精神慰撫金,沒有具體標準:

傷者因車禍事件所承受的精神上及肉體上痛苦之損害,這敘述一聽就知道是抽象性損害,至於其數額應如何判斷,有沒有一個具體的標準呢?我們先來看一段判例見解:「須斟酌雙方之身分、地位、資力與加害程度,及其他各種情形核定相當之數額,該金額是否相當,自應依實際加害情形與被害人所受之痛苦及雙方之身分、地位、經濟狀況等關係決定之」(最高法院51年度台上字第223 號判例意旨)。

看完了上面這一大段論述,其實結論也很簡單─沒有具體標準。

在個案的訴訟策略上來說,傷者能做的也就是必須詳細說明「實際加害情形與被害人所受之痛苦及雙方之身分、地位、經濟狀況等關係」讓法院提高判賠數額,雖然律師能力依經驗及分析相類似判決,大致判斷可能的賠償數額,但變數仍然不小

結論

和「車損篇」相較,讀者可以感受到「人傷篇」涉及的賠償項目複雜很多,另外筆者也特別提醒,本文只是提供基本概念,並不能完全適用在每個案件裡,建議遇到相關法律問題,最好還是尋求專業的律師建議,才不至於錯判情勢!

2020.2.17 呂昀叡律師

車禍事件的賠償責任(車損篇)

車禍
(圖片來源:網路)

一、較為單純的賠償責任─車損:

發生車禍事件,最簡單的情況是沒有人員傷亡、只有車損,因為涉及到人員傷亡,不但會有刑法上過失傷害、過失重傷害或是過失致死罪的刑事責任,賠償項目及金額的認定也會較為複雜。

相較之下,只有車損的情況單純多了,然而仍有些「眉角」需要詳細了解,本文將與各位讀者詳細探討。

二、車輛維修單據要照單全收嗎?

發生車禍後,車輛必須維修才能恢復原本的性能,所要花費的維修費用,必需納入賠償責任的範圍,法律依據是民法第184條、第191條之2、第196條及第213條,枯燥的法律條文分析在此就不贅述了,幾個重要的說明如下:

(一)應屬「必要的」維修項目:

但首先要注意的事,維修項目必須要是「必要的」,在法律上才站得住腳(最高法院82年度台上字第892號判決意旨),例如:明明車身擦撞只有車燈破損,維修單上確出一筆「改裝輪圈」,顯然不是「必要的」維修項目,在法律上是不能請求的。

(二)「以新品代替舊品」維修項目,須考慮折舊:

什麼叫做「以新品代替舊品」?例如換掉整個引擎、換掉整個車燈、換掉某個零件,把新的引擎、車燈、零件裝上去。

各位想想看,我三年前用三萬元買的手機,現在要出售,很難再用原價三萬元轉賣出去,這就是「折舊」的基本道理;用同樣的道理去想,舊的引擎、車燈或零件的價值,顯然會比新品,所以在「以新品代替舊品」維修項目,當然需要考慮折舊。

但問題來了,折舊究竟怎麼計算?

依據行政院所頒固定資產耐用年數表及固定資產折舊率表,一般非運輸業用汽車的耐用年數是五年機車則是三年,自出廠後,汽車使用年數超過五年、機車使用年數超過三年,殘值只有約十分之一而已。

詳細的計算結果,推薦大家一個很好用的網路工具─司法院的折舊自動試算表:

網址: http://gdgt.judicial.gov.tw/judtool/MAINPAGE.htm

進入網頁後點選「民事」→「折舊自動試算表」

↓會出現如下的網頁

(圖片來源:司法院審判小工具網站)

實務上常用的方式是「平均法」,勾選機車或汽車的耐用年數、把輸入維修項目的金額填入「購入成本」、輸入使用年數、月數(從出廠日期起算),按下開始試算後,就可以得出折舊後的金額了!

(三)涉及「工資」或「烤漆」,不須考慮折舊:

若維修項目涉及「工資」或「烤漆」,並沒有折舊的問題,因此是按維修單的金額賠償。

三、車輛價值的減損(貶值)要怎麼處理?

車輛發生車禍而成為「事故車」,市場上會發生「市價貶值」的結果(B牌二手車在市場上有150萬元的價值,由於變成了事故車,只剩100萬元的價值),在法律上也可以索賠,但問題在於─如何向法院證明「貶值的數額」?

在訴訟中可以請法院函請第三方機構進行鑑定,例如:中華民國汽車鑑價協會、台灣區汽車修理工業同業公會(需先負擔鑑定費用,依機購及車輛本身價值的不同,收費標準也有所差異,可能數千至上萬元),鑑定單位所出具鑑定書中,可得知車輛貶值的數額。

結論

發生車禍是生活中容易遇到的風險,單以車輛損害來看,俗話說「魔鬼藏在細節裡」,維修單上玲瑯滿目的項目也必須一一的檢視,以免在賠償問題吃了大虧。

2020.2.17 呂昀叡律師

孩子闖禍,父母負責?關於父母的連帶賠償責任

父母連帶賠償
(圖片來源:網路)

一、未成年人涉及賠償責任,但名下沒有財產,怎麼辦?

實務上常常發生一種情況:未成年人闖禍了,可能是無照駕駛撞到別人、可能是交友不慎一起去砸毀別人車輛、竊盜或詐欺別人財物…等等,因而衍生民事賠償責任,但被害人要向未成年人求償時,發生未成年人連工作都沒有,名下也沒有任何財產,索賠似乎無望,難道被害人只能自認倒楣?

其實被害人除了可以向未成年人索賠之外,未成年人的父母也需要負擔連帶賠償責任。

二、父母有責任為未成年子女的脫序行為負責:

對於未成年子女的脫序行為,民法第187條第1項規定的很清楚,父母也有賠償責任,如果讀者有仔細閱讀條文的話,會發現個案中還要再看未成年子女有沒有「識別能力」,未成年子女有識別能力的話,被害人可以索賠的對象是:「未成年子女」+「父母」;未成年子女沒有識別能力的話,被害人的索賠對象則只有:「父母」。

什麼叫做「識別能力」,這和年齡沒有關係,而是行為當下,這名未成年子女有無「認識行為之危險性及就其結果應有所負責之能力」,這會涉及個人的智能發展情況,個案中如果未成年人有智能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的程度,那可能就不會具有識別能力。

三、父母的監督狀況及因果關係,也是重點:

另外民法第187條第2項也規定,如果父母「監督並未疏懈」、或者「就算有加以相當之監督,仍不免發生損害」,那麼父母就沒有賠償責任。

這樣的免責事由,文字規定看起來很簡單,但在實務上來說,要說服法官可是困難重重,畢竟在現實生活中,要「隨時監督防範未成年子女不致危害他人」、且「平時管教即應注意教導,以免未成年子女獨自行動時,對他人造成危害」,恐怕沒有幾為父母能夠落實,因此實務上很少能成功免責。

結論:

在實務上未成年人闖禍並不少見,雖然父母難以有刑事責任,但往往須負擔連帶損害賠償責任,因此每一位未成年人在作任何決定,務必三思,以免除了自己涉及法律責任,也拖累家人!

2020.2.8 呂昀叡律師

性交易到底是不是犯罪?小心觸犯刑責

性交易
(圖片來源:網路)

一、性交易究竟有沒有法律責任?

性交易是兩情相悅下進行性行為,乍看之下好像不會有法律責任,但先講結論:就算沒有刑事責任,也會有行政責任!

其中的關鍵在於年齡!

二、社會秩序維護法的罰鍰規定:

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0條第1款規定:「有下列各款行為之一者,處新臺幣三萬元以下罰鍰:一、從事性交易。」

本條規定有幾點需注意:

1. 本條規定,既罰娼、也罰嫖。

2. 性行為是處以「罰鍰」,而不是「罰金」,兩者雖然都是處罰人民交出金錢給國家,但前者是屬於「行政罰」(諸如闖紅燈、在禁菸場所吸菸等,也是會被處以行政罰鍰),而後者才是屬於「刑罰」。

3.性交易的任何一方,只要未滿14歲的話,是不會受到本條處以罰鍰(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條第1項第1款)。

三、刑事責任的規定:

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31條第1項:「與未滿十六歲之人為有對價性交或猥褻行為者,依刑法之規定處罰之。」

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31條第2項:「十八歲以上之人十六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人有對價性交或猥褻行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臺幣十萬元以下罰金。」

性行為的對象,如果未滿16歲,直接依刑法的規定處罰,而這裡需看刑法第227條第1項到第4項的規定:

第1項: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2項: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猥褻之行為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3項: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4項: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猥褻之行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由於法律認為未滿十六歲的人,還未有成熟的性自主能力,應予以絕對的保護,所以施以嚴格的刑罰,其中若對象「未滿十四歲」的刑責是最嚴重的,如果沒有先爭取到減刑,甚至連緩刑的資格都沒有(受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罰金之宣告才有可能獲得緩刑)。

至於若一位「十八歲以上的人」與「十六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人」進行性交易,雖然這位「十八歲以上的人」沒有刑法第227條的刑事責任,會有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31條第2項的刑事責任,法定刑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臺幣十萬元以下罰金」,其實也不算輕(也就是沒有對價就沒問、但存在對價就會有很大的問題)!

結論

性交易若是涉及刑事責任,都不算輕罪,尤其是不少民眾可能只知道刑法的規定,因此錯認「反正對象只要超過十六歲就沒事了」,但卻忽略了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還有處罰「對象是十六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情形,因而觸犯刑責,不可不慎!

至於在實務上關於「律師我當下以為她/他已經成年了」、「律師我希望不要被抓去關,被判得越輕越好」等常見問題,筆者再將另撰寫其他文章說明。

2020.2.8 呂昀叡律師

車禍事件的責任釐清

(圖片來源:網路)

一、庶民法律糾紛排行榜常勝─車禍事件

不論是開車或是騎機車,都是製造與承擔風險的行為,依據筆者執業的經驗,法律諮詢的民眾,每五位至少會有一位是與車禍有關,可見車禍事件確實是生活中常見的法律問題,歸類為庶民法律,一點都不為過!

本文為車禍系列文章的第一篇,首先來談談如何釐清雙方責任,這部分會涉及後續的刑事責任輕重、賠償責任數額等,是很重要的一項議題。

二、第一份車禍責任分析文件─初步分析研判表:

車禍事故發生後,交通大隊會到場處理,為雙方進行酒測,為現場進行拍照、測量,並製作雙方的談話紀錄表,接著在事故七日後得申請提供現場圖現場照片、三十日後得申請提供道路交通事故初步分析研判表

↓初步分析研判表如下圖

這份研判表會記載肇事時間、地點、雙方當事人的個人資訊、車輛資訊等,最重要的資訊是「初步分析研判可能之肇事原因(或違規事實)」,可以看出雙方在這場車禍中有沒有任何過失因素

但實務上雙方可能都會對這份研判表有意見:

1. 研判表寫我有過失,但我不認為我有過失

2. 研判表寫對方沒有過失,但我認為對方有過失

3. 我不認同研判表寫的過失原因

4. 我想知道雙方責任的高低

關於第4點,需向讀者特別說明,研判表並不會提到雙方責任的高低,所以關於這個資訊,必須要經由進一步的鑑定來判斷。

三、不服初步分析研判表─可申請鑑定:

對於初步分析研判表的記載有意見的話,可以向事故發生地的「行車事故鑑定委員會」申請鑑定,這項權利會記載在初步分析研判表上,鑑定費用是新臺幣3,000元。

這裡提醒讀者幾件事情:

1. 原則上要在事故發生後六個月內申請鑑定,若超過六個月,只能透過地檢署或法院來囑託鑑定。

2. 如果案件已經進入到地檢署,這時必須透過地檢署囑託鑑定。

3. 鑑定會議前會發通知給雙方,雙方可以到場陳述事實上及法律上意見,也可以委託律師一同出席。

↓鑑定意見書如下圖

最重要的資訊是最後的結論─「鑑定意見」,除了會再判斷雙方的過失因素(肇事原因),也會進一步的判斷哪一方是肇事主因、哪一方是肇事次因,至於要判斷雙方責任的詳細比例(如:五比五、七比三、六比四等,這會影響賠償責任的分攤,可參考[這篇文章]),最終還是要透過訴訟程序由法院自由心證。

依筆者的實務經驗,鑑定意見推翻初步分析研判表的認定,機率不低,一般會建議當事人認真考慮申請鑑定。

三、不服鑑定結果─可再申請覆議:

如果仍不認同鑑定意見,可以再向車輛行車事故鑑定覆議委員會申請覆議,費用為新臺幣2,000元,而覆議會議在原則上是採書面審查,在必要時才會通知雙方到場,若有意見想表達,可以考慮遞一份陳述意見的書面給委員參考。

覆議意見書的記載事項和鑑定意見書內容是差不多的,而且依據筆者的實務經驗,不論是自行申請覆議、或是由司法機關囑託進行覆議,通常會維持原鑑定意見的結果。

四、再更詳細的責任釐清方式─「交通事故鑑定研究中心」鑑定:

如果行車事故鑑定委員會的鑑定意見、覆議意見仍不能消除當事人的疑慮,還有一個以科學理論的角度去分析車禍事件的責任歸屬、及雙方責任比例─送請學術機構的「交通事故鑑定研究中心」鑑定。

實務上常見的機構包括「逢甲大學車輛行車事故鑑定研究中心」、「成功大學行車事故鑑定研究中心」、「中央警察大學交通學系」、「國立交通大學行車事故鑑定研究中心」等,透過學術機夠以科學理論的角度詳細進行鑑定,往往會有不同的結論,但此方式會較花時間,畢竟各機構受理件量龐大,資源也有限,常常須耗時半年或更久的時間才排得到,而且鑑定費用也不便宜,往往要2、3萬元以上(透過刑事法院調查的話則不需由當事人負擔費用),而且各機構也不一定會受理。

在刑事訴訟程序中,地檢署頂多只處理到車輛行車事故鑑定覆議委員會的覆議程序,要等到案件起訴到法院,當事人才有機會請法院函請學術機構行鑑定,此時是不需由當事人負擔鑑定費用;如果是在民事訴訟程序起訴後,要透過這種方式釐清肇事責任,這時後就必須由當事人自行負擔鑑定費用。

結論

車禍的肇事責任究竟在哪一方?雙方責任比例之高低為何?會同時影響刑事責任高低及民事賠償責任範圍,因此往往是案件攻防的重點,但在此也要提醒各位讀者,雙方責任的詳細比例(如:五比五、七比三、六比四等),最終還是要由法院自由心證,即便走到學術機構出具鑑定意見書這一步,也不代表鑑定意見是牢不可破,仍有必要詳細檢視鑑定過程有沒有瑕疵、不合理之處,往往也會是另一個要小心處理的戰場!

若對於車禍事故責任的議題有其他疑問,歡迎進一步諮詢,聯絡資訊可以電子信箱(r96a21070@ntu.edu.tw)、手機或line(0989459431),唯有提出完整的資訊詳談,方得提供更完善之服務。

2020.2.8 呂昀叡律師

如何避免找到假律師? 一個查詢動作就讓假律師現形!

(圖片來源:網路)

一、你請的律師真的是律師嗎?

許多民眾遇到法律糾紛,除了選擇自己獨自面對,也可能花錢找律師(如同生病可能自己買成藥吃一吃、或是選擇去尋求專業醫生)。

但您不知道的是,您花大錢所請來的律師可能不是律師!

二、假律師的三個特色!

依筆者的執業經驗,假律師在實務上並不少見,而且依「真」律師的觀點,假律師通常有三個特色:

1. 開價通常高於「真」律師

2. 法律專業明顯不足

3. 話能說的天花亂墜

關於「3. 話能說的天花亂墜」,是讓「假律師市場」持續存在的原因,一來這足以讓客戶直觀的認為「話那麼會講,法律專業一定也超強」,也因此再高的「律師費用」也願意乖乖的掏出錢來。

但法律案件的成敗,關鍵還是在於「法律專業」,民眾拿著假律師搞雜的案件的判決書,來找「真」律師處理後續,然而此時,往往已無力回天,民眾白白花了冤枉錢,權益也嚴重受損!

究竟,要如何判斷你眼前的這位是真律師、假律師呢?

三、網頁輸入幾個關鍵資訊,真相大白!

法務部設有「律師查詢系統」(網址:https://lawyerbc.moj.gov.tw/)

↓頁面顯示如下,您可以輸入「律師姓名」、「身分證字號」或是「律師證書字號」

(圖片來源:法務部律師查詢系統)

↓以輸入筆者的姓名為例,右下角即為搜尋結果

(圖片來源:法務部律師查詢系統)

↓點進去搜尋結果後,會出現更詳細的律師資訊,包括姓名、性別、出生年份(這資訊很重要)、律師證書字號

(圖片來源:法務部律師查詢系統)

結論

透過這樣的查詢方式,如果:

1. 「假律師」的名字,你在系統裡查不到!?

2. 雖然查得到,但系統顯示的年齡跟實際上看到的人不符(系統顯示出生年份是民國73年,但外觀看上去明明至少是民國53年出生的!?)

那您很可能碰到假律師了!

若您遇到假律師,應儘速尋求專業律師的協助,建議即便向檢警機關反映(依律師法的規定,假律師是有刑事責任的,可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也避免再有其他無辜民眾受害!

2020.2.8 呂昀叡律師

聯絡方式

手機:0989459431 (若因忙碌未接聽,請留簡訊)
line:同上
email:r96a21070@ntu.edu.tw


事務所地址:80147高雄市前金區中正四路211號8樓之2 (華國金融大廈)

事務所網站:http://www.jf-law.com.tw/profile1.html

大眾運輸工具:捷運橘線「市議會(舊址)」站,2號出口旁。

停車資訊:合發前金立體停車場 (高雄市前金區前金二街3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