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在停車場內失竊,停車場要賠嗎?

呂昀叡律師

(圖片來源:網路)

一、車子在停車場內,不是絕對安全:

都市內寸土寸金,找個停車位已經不容易了,好不容易找到停車位,事情辦完回來卻發現車上財物遭竊、或是車子整輛遭竊,這種事絕對沒有人能接受。

或許有人會想,停車場難道不用負點責任嗎?

二、停車場和車主間的關係是什麼:

如果今天我跟某人說:「請幫我保管這輛車。」對方說:「好,我幫你保管。」這時候會成立民法上的「寄託關係」(民法第589條以下),如果對方沒有好好保管的話,對方確實會有賠償責任。

難道車主和消費者的關係不是這樣子嗎?

法院見解認為,車主可隨時進入停放,也可隨時將車輛開走,不須將車輛鑰匙或證件交給停車場保管,而且停車場往往會有如下的公告:「停車場對停放之車輛不負保管責任,貴重財物請勿留置車內以防失竊。」因此車子只是單純短暫租用停車位而已,雙方關係會是「租賃關係」,而不是「寄託關係」(參考臺灣高雄地方法院104年度雄簡字第67號民事判決),既然如此,停車場當然就沒有責任要好好看顧、保管車輛以及車內財物。

結論:

一般來說,停車場對於車輛並沒有保管責任,因此也不要認為車子在停車場內就是絕對安全的!

員工車禍肇事,老闆要賠?

呂昀叡律師
(進一步瞭解請按這裡)

車禍
(圖片來源:網路)

一、發生車禍,肇事者賠不起,只能自認倒霉?

對於車禍事故有過失的那一方,必須負擔賠償責任,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很多情況是─肇事者口袋空空,根本沒錢賠!

為了避免被害人求償無門,民法有規定,若肇事者是因為工作而發生車禍的話,可以把肇事者的老闆拉進來一併求償!

二、老闆什麼時後要連帶賠償?

民法第188條第1項本文規定:「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由僱用人與行為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

例如貨車司機在送禍的過程中,撞傷了路人,這時候雇主(公司)就必須和司機一起負擔連帶賠償責任。但當然,司機必須要對車禍事故具有過失,如果司機完全沒責任,那麼雇主(公司)也沒有一起連帶賠償的必要了。

三、「受雇人」指的是什麼?

只要在客觀上為他人做事,而受某人監督或管理,就是「受雇人」,不管雙方究竟有沒有契約、有沒有給付報酬、不管雙方間關係的名稱是什麼,都算民法第188條第1項所稱之受僱人(參照臺灣高等法院109年度上字第10號民事判決),法院判斷「受雇人」的標準,其實並不嚴格。

舉例來說,某計程車司機加入某車隊業者,雖然雙方並非老闆和員工的關係,但車隊業者有權利決定哪個司機可以加入、載客規則、懲處機制以及派遣case,所以實務上會認定,計程車司機就是車隊業者的「受僱人」。

三、必須是「執行職務」:

如果員工是在下班後,在家中和家人吵架而打傷了對方,公司根本管不著這種家務事,實在沒道理要公司連帶賠償。

因此還有個關鍵是員工出事當下必須是在「執行職務」,法院判斷這個要件也不嚴格,甚至還包括職務上、職務上予以機會、與執行職務之時間或處所有密切關係,而在客觀上足認與其執行職務有關之行為(參照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號判決),如在「上班途中」,亦會被認為是「執行職務」的一環

四、什麼時後老闆可以免責:

民法第188條第1項但書規定了兩種老闆可以免責的情況:

  1. 選任受僱人及監督其執行職務,已盡了相當之注意。
  2. 或者縱有相當之注意而仍不能避免發生損害。

但這兩個要件在平時很難落實,在訴訟上要舉證也是困難重重,因此成立的機率也很低。

五、老闆賠償後可以轉而向員工求償:

員工肇事畢竟不是老闆本人肇事,因此老闆替員工擦屁股付出了賠償金之後,依法可以轉而要求員工償還這筆錢(民法第188條第3項),不過實際上能不能要得到就是另一回事了。

結論

員工肇事出車禍,對於被害人而言,除了可向這位肇事者要求賠償之外,也可以一併向他的雇主請求連帶賠償,在實務上打官司前,不妨花點心思調查肇事者的背景,若能查出雇主是誰,獲得賠償的機率將大幅提高!

不起訴處分提再議被駁回?還有一招「交付審判」!

呂昀叡律師

(圖片來源:網路)

一、對於不起訴處分,有設定重重檢討機制:

檢察官在偵查階段,如果認定被告不具犯罪嫌疑,會作出一份不起訴處分書,為了避免檢察官判斷錯誤,刑事訴訟法設計了再議制度,讓高等檢察署檢察官來審查不起訴處分有沒有錯誤。

但「地檢署檢察官」和「高檢署檢察官」,畢竟都是檢察體系的人,難到不會有官官相護的可能?

就是因為這種疑慮,法律另外設計了一層檢討機制─交付審判制度,讓法院直接介入來判斷!

二、什麼是交付審判制度?

(一)誰可以聲請交付審判?

不起訴處分如果由告訴人提起再議,高檢署駁回再議,告訴人收到駁回再議處分書之後,可以在10日聲請交付審判;至於檢察官自行「職權再議」的情況,即便被高檢察駁回再議,也不能聲請交付審判。

請注意!交付審判採取「強制律師代理」,因此必須要委任律師聲請交付審判,沒有委任律師的話,程序就會不合法!

律師受委任後,可以閱覽卷證資料,將所有資料印回後,再仔細撰寫交付審判聲請狀,這項權利往往是個案的重點,因為這些資料可能是另外提起民事訴訟或其他案件的珍貴素材

(二)由誰來進行審查?

交付審判制度,是由法院介入,判斷該不該起訴,例如台灣屏東地方檢察署作出一份不起訴處分,由台灣高等檢察署高雄分署來審查再議程序,再議被駁回的話,就是由台灣屏東地方法院來處理交付審判案件。

(三)審查結果?

如果法院認為案件本來就應該不起訴處,就會裁定駁回交付審判;但如果認為案件應該要起訴才對,就會裁定交付審判,案件強制進入審判程序,由法院來判斷成不成立犯罪?成立犯罪的話要判多重?

三、其他注意事項:

1. 聲請交付審判後,審查的過程中並不會開庭,告訴人如果要補充意見,必須寫交付審判補充理由狀;被告自己要提出答辯意見,必須要寫答辯狀。

2. 聲請交付審判後,審查的期間相較於再議,會比較長,基本上兩個月以上才會有結果。

3. 交付審判成功的機率?在統計上是相當的低,基本上不到一成

結論

為了避免檢察體系濫權,刑事訴訟法設計了交付審判制度,由法院介入來判斷案件該不該起訴,雖然從統計數字來看,交付審判成功的機率很低,但律師在閱卷的過程中,往往會得到寶貴的素材,做為提起民事訴訟或其他案件的重要基礎!

收到不起訴處分書就是穩了?風頭其實還沒過!

呂昀叡律師
(進一步瞭解請按這裡)

(圖片來源:網路)

一、犯罪嫌疑不足,檢察官會作出不起訴處分:

檢察官在偵查階段,如果認定被告不具犯罪嫌疑,會作出一份不起訴處分書,人們收到這份文件,會認為自己沒事了,但檢察官的判斷不一定是正確的,必須要有個檢討機制,這就是再議制度

二、什麼是再議制度?

(一)誰可以針對不起訴處分提起再議?

今天如果有人向警方或檢察官提出告訴,這個人我們稱為「告訴人」,此案件如果偵查結果是不起訴處分,那麼告訴人可以在收到不起訴處分書的10日內提起再議

但某些沒有告訴人的案件,例如貪污案件、毒品案件,這類案件往往是偵查機關自行發動偵查,偵查結果如果是不起訴處分,那麼檢察官要自己提起再議,這稱為「職權再議」

(二)案件由誰再議?

針對地檢署的不起訴處分,是由高檢署來審查,例如台灣屏東地方檢察署作出一份不起訴處分,提起再議後,基本上是由台灣高等檢察署高雄分署來實際審查案件。

(三)高檢署審查的結果?

高檢署如果認為應該繼續維持不起訴處分,就會駁回再議;但如果認為不起訴處分有問題,例如:證據沒調查清楚、法律適用有問題、事實認定有瑕疵等,就會撤銷不起訴處分後、發回再行偵查,這時候被告過一陣子就會再收到地檢署的開庭傳票,而傳票上的案號可能會是「109年度偵續字第20548號」,看到「偵續」這兩個字,就代表是再議後被撤銷發回偵查的案件!

三、其他注意事項:

1. 收到不起訴處分,不代表一定沒事,告訴人可能提起再議、檢察官可能職權提起再議,建議要持續向案件書記官追蹤案件有沒有被提起再議

2. 再議審查的過程中並不會開庭,告訴人如果要補充意見,必須寫再議補充理由狀;被告自己要提出答辯意見,必須要寫答辯狀。

3. 再議審查的期間可長可短,短則一個月內就會有結果;長的話甚至要好幾個月以上的時間,在這過程中都可以打電話到高檢署確認案件狀況。

4. 再議被撤銷發回的機率?其實是要看案件情況而定,而以筆者的個人經驗來說,將近五成。

結論

總之,收到不起訴處分,不代表「穩了」,還要注意有沒有被提起再議。另外在告訴人提起再議的情況下,再議被駁回後,其實還有一個終極救濟管道─交付審判(檢察官職權提起再議的情況就沒有這個管道)。這部分將再另以專文說明。

是傷害還是殺人未遂?判斷標準是什麼?

呂昀叡律師

(圖片來源:網路)

一、一拳揮向他人頭部,究竟是殺人故意還是傷害故意?

審判的工作,往往是要求法官以上帝的角度,去判斷當下事實的經過,這往往相當困難,例如在爭吵的過程中,一刀揮向對方的頭部,對方只有受到普通的皮肉傷,究竟在當下是基於殺人的故意?還是單純傷害他人的故意?這件事情只有當事人自己最清楚,但司法制度要求檢察官或法官判斷。

二、殺人和傷害,刑責大不同:

今天一刀揮向對方頭部,對方只有受到普通的皮肉傷,依照行為當下認知的不同,可能涉及的法條也大不相同,筆者儘可能淺白說明如下:

  • 故意殺人未遂罪(刑法第271條第2項)

→我想殺人,我也真的揮刀,但對方沒有死亡而只受有皮肉傷。

→我揮刀過去,對方可能會死,但我不在意,而對方後來只有皮肉傷。

  • 普通傷害罪(刑法第277條第1項)

→我想傷害人,我也真的揮刀過去,對方也因此受了皮肉傷。

二、究竟是想殺人還是傷害,怎麼判斷?

殺人與傷害兩罪刑責可說是差異巨大,前者是要去吃牢飯;而普通傷害罪只是告訴乃論之罪,撤回告訴的話甚至檢察官可以直接不起訴、法院或直接判決不受理,對當事人權益影響重大。

雖然筆者已經盡可能用淺顯易懂的方式說明了,但當下揮刀的想法究竟是什麼,只有上帝及本人才知道,法官只用當下客觀的狀況,來推斷,因此很常見檢察官起訴殺人未遂、但法官判傷害罪;或者剛好反過來;又或者一審與二審認定不同。

兩罪究竟要怎麼判斷,可參考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4812號刑事判決:「又殺人與傷害之區別,應視行為人於加害時是基於使人死亡,或使人受傷之犯意為斷。行為人與被害人之關係有無宿怨是否自行停手,並非據以區別殺人與傷害之絕對標準,仍應綜合觀察其行為動機所用兇器下手情形傷痕多寡傷處是否為致命部位傷勢輕重程度行為前後之情狀,始能認定行為人內部主觀之犯意為何」

看完以上判決見解,讀者可以清楚知道有哪些重要的客觀條件,必須在個案中積極辯護或主張,在個案中各個條件讓法官認為情況嚴重到顯然當下是具有殺人故意,那很可能就會成立殺人未遂;反之,則是成立普通傷害罪。

結論

故意殺人未遂罪與普通傷害罪的刑責大不相同,在個案中務必謹慎依據實務判斷標準進行辯護,始為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