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要律師也不行!談談強制護與律師代理

2020.9.17 呂昀叡律師

律師
(圖片來源:網路)

一、律師是協助官司的重要角色,但不是人人都有能力負擔:

律師以保障人權、實現社會正義及促進民主法治為使命(律師法第1條,理論上啦),在任何官司中都具有重要角色,尤其在刑事案件,面對擁有國家公權力及法律專業的檢察官,若有律師協助,將會有所助益。

但很現實的一點是,委任律師費用並不便宜,不是人人都有能力負擔,因此很多案件都是由民眾自己單獨面對。

然而您可能沒想過,很多情況,法律是規定非有律師協助不可

二、強制要求律師在場的情況:

  • 民事案件:

1.上訴第三審須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民事訴訟法第466條之1)。

2.消費者保護團體為消費者提起損害賠償訴訟、禁止或停止企業經營者違法行為,應委任律師代理訴訟(消費者保護法第49條第2項)。

  • 行政案件:

對於高等行政法院判決上訴,上訴人應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行政訴訟法第241條之1)。

  • 刑事案件:

刑事案件因為涉及到嚴重的刑罰問題,所以較複雜些:

1. 偵查階段(刑事訴訟法第31條第5項、第31條之1)

(1)被告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無法為完全之陳述

(2)被告具原住民身分

(3)法院審查羈押之程序

2. 審判階段(刑事訴訟法第31條第1項)

(1)最輕本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案件(例如殺人、毒品、貪污案件)。

(2)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案件(例如外患、內亂罪等)。

(3)被告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無法為完全之陳述者。

(4)被告具原住民身分,經依通常程序起訴或審判者。

(5)被告為低收入戶或中低收入戶聲請指定者。

(6)其他審判案件,審判長認有必要者。

二、沒錢請律師?國家幫您找:

  • 民事與行政案件:

民眾若能證明自身「無資力」(實務的標準是「窘於生活,且缺乏經濟信用,並無籌措款項以支出訴訟費用之信用技能者」,其實還是要依個案狀況而定),可以向最高法院聲請選任律師為其訴訟代理人,接著最高法院就會挑選律師為民眾打官司(民事訴訟法第466條之2第1項)。

  • 刑事案件:

1. 偵查階段:

如果民眾沒有自己請律師,檢察官與警察會通知法律扶助基金會(簡稱「法扶」),法扶就會指派律師到場為其辯護。但如果民眾自己主動請求立即作筆錄,或等候律師超過四小時都還沒到場的話,檢察官與警察都可以繼續製作筆錄。

2. 審判階段:

如果民眾沒有自己請律師,法院也會聯絡「公設辯護人」(也就是在法院內工作的律師),擔任民眾的辯護人;又或者通知法扶,法扶就會指派律師為民眾辯護。

三、若不想讓法院處理:

其實不論案件是否強制要求律師辯護或代理,只要有法律上協助的需要,都可以聯絡各地的法律扶助基金會申請扶助,法扶成立的目的就是為了協助經濟能力不足或弱勢民眾打官司,扶助範圍另外也包括法律諮詢、撰寫法律文件…等,只要申請人符合「無資力」的認定標準,法扶就會指派律師協助民眾,民眾是不需要付任何一毛錢的律師費給律師的

至於法扶如何認定「無資力」,有一套因應不同個案的詳細標準,也不一定需要有低收入或中低收入戶證明,建議民眾若有需求可以直接聯絡法扶並到現場面談。

結論

法律針對不同案件影響人民權益的嚴重程度、或是極須法律專業的情況,特別要求一定要有律師進行辯護或代理訴訟,但同時也考量民眾經濟能力可能不足,所以也設立了公設辯護人及法律扶助等制度,確保民眾權益。

免除債務就不用還錢了?問題在舉證責任!

2020.9.10 呂昀叡律師

(圖片來源:網路)

一、要你不用還錢,有可能嗎?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這個道理大家都懂,但在很多情況, 債主可能基於種種原因,直接表示:「你不用還錢了!」這句話讓債務人放上了身上的枷鎖,從此海闊天空。

這種劇情在現實生活中不算少見,而且在法律上確實也會有「不用還錢」的效果。

二、債主表示「免除債務」,馬上產生效力:

關於免除債務的問題,民法上只有343條這樣規定:「債權人向債務人表示免除其債務之意思者,債之關係消滅。」

白話講就是:「債主說不用還錢的話,那就不用還了。」只要債主有講了這句話,在法律上就會產生消滅債務的效果,並不需要任何其他理由

三、消滅的債務,並不會「復活」:

已經合法消滅的債務,如果債主事後突然反悔,債務也不會因此「復活」(參考臺灣高等法院97年度上易字第881號民事判決);當然,雙方如果另外再協議要返還這筆錢,法律上就視作是另外一個約定了。

四、訴訟上的障礙─舉證責任:

通常實務上常常會遇到一個問題─債務人沒辦法證明「債主曾說過不用還錢」,導致被法院判決敗訴,按照民事訴訟法的遊戲規則,這個前提必須要由債務人證明,如果債務人沒辦法證明,那麼法院就會認為沒這件事情發生。

實務上可行的舉證方式,可以是雙方對話的錄音、在場見聞的證人、或是白紙黑字的免除債務承諾書等。

結論:

免除債務可以讓債務關係直接歸於消滅,對於債務人來說是一大福音,不過也須注意必須留存相當的證據,在法庭上才可能被法官採納。

拋棄繼承怎麼辦?

2020.9.3 呂昀叡律師

拋棄繼承
(圖片來源:網路)

一、除了限定繼承之外的另個選項─拋棄繼承:

現在民法對於繼承的規定是採取「限定繼承為原則」,也就是說,今天親人過世了,如果您什麼事都沒去辦理,就是直接適用限定繼承的規定;但民法也提供了另個選項─拋棄繼承(民法第1147條第1項),不論是親人的財產還是債務,一律都和您沒有關係,不少人認為這樣會省去很多麻煩。

不過拋棄繼承,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效果,而是必須要積極向法院聲請,以下向讀者詳細說明。

二、拋棄繼承必須以書面向法院聲請:

(一)要向哪個法院聲請拋棄繼承?

拋棄繼承是由「過世親屬的戶籍地法院」管轄,所以切莫跑錯法院!

(二)要提出什麼文件給法院?

必須撰寫一份聲請拋棄繼承的書狀,聲請費用為1,000元,而且必須檢附不少文件,包括:

1. 過世親屬的死亡證明書或除戶戶籍謄本(記事欄勿省略,且需要正本而不是影本)。

2. 聲請拋棄繼承人之最新戶籍謄本(記事欄勿省略)及印鑑證明(印鑑章則建議辦理時隨身攜帶並妥善保存)。

3. 填寫並製作繼承系統表。

4. 已通知同順序或次順位繼承人之證明文件(例如寄送存證信函的話,並應同時檢附回證)。

(三)什麼是同順序或次順位繼承人?

關於上面第3.及第4.都會涉及繼承順序及繼承人的判斷,有幾個繼承的規則須在此特別說明(民法第1138條至第1141條):

1. 配偶一定有繼承權,但接著要判斷他/她要和誰一起繼承(當然如果早已離婚、或者配偶早就過世了,就不用討論配偶了)。

2. 誰可以和配偶一起繼承,必須看以下先後順序來決定:「直系血親卑親屬(如子女、孫子女)」、「父母」、「兄弟姊妹」、「祖父母」。有子女在,就不用管父母;子女不在,就由父母繼承;如果父母也不在,那就由兄弟姐妹繼承…以此類推。

3. 如果同時存在子女、孫子女,以子女優先

4. 如果「某位子女」早已過世,那會由她/他的子女來代位繼承。

以下圖來說:

配偶「母」一定有繼承權,接著第一順位的「女」也有繼承權,至於先過世的「子」則由「孫」來代位繼承,所以上圖來說,有繼承權的是「母」、「女」及「孫」

若讀者能掌握以上的判斷規則,那就有辦法製作「繼承系統表」;「已通知同順序或次順位繼承人之證明文件」指的是「因為您放棄繼承而受到影響的其他繼承人」,以上圖來說,如果「母」拋棄繼承,會影響到的是「女」及「孫」,所以母就有義務把自己拋棄繼承的事情通知「女」及「孫」。

三、拋棄繼承的期限:

辦理拋棄繼承,必須要在「知悉其得繼承之時起三個月內」辦理,超過一天都不可以,請注意不是從親屬死亡之時起算,而是從繼承人知道這件事時起算,有時後繼承人因為久未與家屬聯絡,過了很長一段期間才知道親屬死亡,那麼就算親屬死亡已經超過了三個月,還是以「知道」時起算三個月內期限,但這種例外情況,就必須要檢附證據詳細向法院說明,否則被駁回的可能性是很高的。

拋棄繼承若合法,法院會核發一個備查函,那就代表大功告成了!

結論

辦理拋棄繼承雖然不用開庭,但有不少繁鎖的細節需要注意,法院也常因繼承狀況的不同而要求補正資料,建議在辦理時,仍應尋求專業意見較為妥當。

警方偵查手法「釣魚」還是「陷害教唆犯罪」?效果大不同!

2020.8.27 呂昀叡律師

警察釣魚
(圖片來源:網路)

一、犯罪因警方挑唆而起,感覺好像怪怪的:

警方釣魚辦案?很多人會直覺認為這是違法的吧!這種辦案方式最常出現在毒品犯罪(也偶爾會出現在妨害風化相關的案件),例如警方透過LINE向藥頭表示要買毒品,當雙方到達交易地點時,藥頭交出毒品的那一瞬間,也順便被警方上銬了,接著這名藥頭會被辦「販賣毒品未遂罪」。

首先要解釋的是,因為這次毒品交易的對象是「假冒買家的警方」,交易絕對不會成功,因此最後被辦的是「販賣毒品未遂」,而不是「販賣毒品既遂」,前者相較於後者,在量刑上是會被減輕的。

但警方這樣的作法真的沒問題嗎?

二、警方的作法沒施加過當壓力的話,其實是合法的釣魚辦案

如果今天藥頭在長期以來都持續在販賣毒品、也有長期販賣的意思,警方獲得線報後,為了取得證據,單純以提供機會的方式,假裝買家,並在交易時,予以逮捕、偵辦,簡單來看,警方只是利用犯嫌的日常而已,這種情況是合法的釣魚辦案,搜證一切合法。

三、警方若已施加過當壓力,則是違法的陷害教唆

相對來說,如果藥頭對於交易毒品根本興致缺缺,卻因為警方偽裝買家,不斷用「盧」的方式,唆使其萌生犯意,進一步決定進行毒品交易,並在交易時,予以逮捕、偵辦,這種情況我們可以說,整起犯罪都是警方一手造成的,這種情況則是非法的「陷害教唆」。

四、非法的陷害教唆→證據要全部排除、無罪!

如果警方的偵辦手段被認定是非法的陷害教唆,那麼所取得的證據都要一律排除,不得作為法官審判的依據(參考最高法院99年台上字第6730號刑事判決),而由於整起事件由警方一手主導、造成,也不能讓犯嫌背上刑責,因此會被判以無罪(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17號刑事判決)!

結論

警方偵查犯罪的手段偶爾會有爭議,尤其是「釣魚辦案」和「陷害教唆」兩者間只有一線之隔,若沒拿捏好尺度,很可能就是嚴重的違法,那麼被告就很可能會被判無罪了!

製作筆錄不簡單!那些您一定要注意的權利

2020.8.19 呂昀叡律師

筆錄
(圖片來源:網路)

一、偵查中製作筆錄小事情?不用擔心?

偵查階段必須接連面對警察人員(或調查局人)及檢察官製作筆錄,很多人往往輕忽這個階段的重要性,甚至常有警察會向民眾表示:「製作筆錄不用請律師啦!這是在浪費錢!」

但我們換個方式想,蓋一棟大樓,如果基地沒處理好,真的有辦法蓋一棟好的大樓嗎?如果沒好謹慎處理製作筆錄的程序,往往會造成難以挽回的局勢,要麻就是在法院面前跳進黃河也洗不清、要麻就是要再花上好幾倍的時間及力氣才能拿到無罪判決。

本文以下將會分別說明:製作筆錄時的權利、以及要注意的項目。

二、製作筆錄時,您有這些權利:

  • 有權利知道所涉犯罪嫌疑:

當下必須知道是因為詐欺、偽造文書、或是妨害性自主等犯罪嫌疑而製作筆錄,這是掌握局勢的第一步,畢竟每條犯罪的構成要件都不同,接下來究竟會被問到哪些問題,心裡才能有個底。

  • 有權利保持緘默:

這項是民眾相當熟知的權利,有時候也是很有用的武器,尤其是偵查機關有不當作為的時候(例如故意不讓辯護人在場),可以在當下嚴厲的反映並行使緘默權,既有正當理由,在未來也不至於會被認為是犯後態度不佳(但請注意這段過程也必須要求記明筆錄)。

  • 有權利找律師:

民眾有權利要求偵查機關給予時間找律師,當然偵查機關有時不希望律師在場,有時會用半哄半騙的方式再三阻撓,但這是刑事訴訟法上很重要的一個權利,在民眾被拘提、逮捕到案時,律師甚至可以在製作筆錄前,先與民眾接見、討論(刑事訴訟法第34條)。

  • 有權利要求調查證據:

如果有任何證據(人證或物證)可以證明自己的清白,有權利要求偵查機關調查。

  • 被不法拘提逮捕時,可以要求法院介入審查:

如果偵查機關的拘提或逮捕行為不合法,民眾也有權利要求法院介入審查(提審法第1條),如果法院認定確實不合法,可以裁定釋放(提審法第9條)。

  • 可以拒絕警方在夜間製作筆錄:

入夜後,民眾有權利拒絕警方製作筆錄(刑事訴訟法第100條之3),但要注意如果今天民眾是被拘提或逮捕到場,警方也不會直接放人,就必須要在警局的拘留室渡過一晚,因此究竟要不要行使這項權利,要依個案判斷。

三、製作筆錄時,必須注意這些事項:

  • 務必聽清楚問題、想清楚後再回答:

法律並未規定必須儘速回答問題,因此建議必須聽清楚偵查機關的問題,寧可花一點時間吸收、理解、思考,為自己爭取一點釐清思緒的時間,再好好回答問題,也不建議未謹慎思考而粗率回答問題。

另外,被問到A,就回答跟A有關,不要反而扯到B、C、D,在過去看過太多民眾在回答的時後常常牽扯過多,反而讓偵查機關有「意外收獲」,讓自己處境變得更加艱困。

  • 確認筆錄記載是符合自己真實的意思:

筆錄並不是完全的逐字記載,有可能現場講十句話,但筆錄只記載一句話,這在法律上並沒問題,但這種簡要記載的方法,會導致一字之差,在法律上的評價大不相同,偵查機關甚至可能在有意無意中作出細微的調整,但民眾在現場卻渾然不知,因此在製作筆錄的過程中,必須要非常謹慎的確認筆錄內容有沒有符合自己陳述的意思。

在筆錄製作完後,偵查機關會將筆錄列印下來,這時民眾有機會再作最後一次確認,有需要更正的地方,也需要即時反映。

  • 有助於澄清犯罪嫌疑的陳述,須找機會提出:

筆錄記載的內容會被用來檢視有無符合犯罪的主觀構成要件及客觀構成要件,因此依據個案的不同,某些陳述一定要出現在筆錄中,才能提出機會爭取不起訴,例如詐欺案件必須要強調非自始有欺意圖、未履行約定的背後原因…等,即便偵查機關沒有問到,一定要找機會陳述或補充,而如果有律師在現場協助,也會適時的「提醒」當事人澄清。

  • 筆錄製作完也有「功課」要做:

辛苦製作完筆錄,不是離開警局就沒事了,而是要趁著記憶還鮮明的時候,一一把「被問到的問題」以及「您的回答」,記錄下來,這些資訊可以再讓您進一步分析案件,並可以好好應對下一次製作筆錄

結論

製作筆錄其實要注意的眉角很多,筆者也看過很多因為筆錄沒處理好,導致案件處於極為不利的局勢,建議製作筆錄前,應尋求法律專業意見,才是上策!

自首還是投案?兩者差異很大

2020.8.10 呂昀叡律師

自首
(圖片來源:網路)

一、自首跟投案,不是同一件事情?

在新聞中不時會看到「自首」與「投案」的用語,腦海中會不自覺的冒出「犯嫌走入警局」的畫面,但這個畫面在法律上不見得會成立「自首」,有可能只是單純的「投案」而已,而兩者的差異對於犯嫌的權益來說,影響重大。

二、警方不知道有犯罪、或不知道犯嫌是誰 自首

(一)什麼情況下會成立自首?

關於自首的定義,刑法第62條的定義寫的很簡單:「對於未發覺之罪自首而受裁判者」,依照實務上的意見,自首必須同時符合以下要件:

1. 須犯罪尚未被發覺:包括「犯罪根本未被發覺」或者「犯罪雖被發覺,但不知道犯嫌是誰」。

2. 必須要表示願受裁判:如果馬上逃逸無蹤,沒有要接受司法制裁的意思,那就不算自首。

3. 必須要向有偵查權之機關或公務員自首:例如警察局或地檢署,相對的,如果是跑到毫不相關的戶政事務所,那就不會產生自首的效力。

(二)其他注意事項:

1. 自首的方式不拘,可以口頭(如打電話)或提出書面陳述亦可。

2. 可自行前往或委託人代理陳述

3. 可以請非偵查機關代為轉送自首的意思,但以轉送到偵查機關時,才會發生自首的效力;而如果在此之前,偵查機關搶先一步發覺犯罪,那很可惜,不會成立自首

三、自首的效果→ 得減刑:

刑法第62條規定的很明確,自首是「得」減刑,注意不是「必」減刑,因此就算犯嫌真的成立自首,法官也不一定會決定要減刑,關鍵在於犯嫌的自首動機是什麼?是出於真誠悔悟、還是單純想賭個減刑的機會?當然只有真誠悔悟而出來自首的情況才可以減刑

四、投案?沒有減刑的效果

如果是犯罪已經被警方發覺、也鎖定了犯嫌,這時後犯嫌出面就不會成立自首,而是很單純的「投案」,法律上對於投案沒有任何規定,因此也不會有減刑的效果

但在個案中,犯嫌可以主張自己沒有逃亡的可能,降低被法院裁定羈押的的可能性;另外依照配合檢警辦案的積極配合,未來法院也可能認為犯後態度良好而給予較輕的刑罰。

結論

「自首」與「投案」在法律上的效果差異很大,很多案件甚至必須要仔細研究檢警的辦案過程、尋找卷證中的各種蛛絲馬跡,才能認定成立自首,有時甚至會成為個案攻防的重點!

偷偷錄音會不會犯法?小心涉犯妨害秘密!

2020.7.31 呂昀叡律師

錄音
(圖片來源:網路)

一、用手機隨時隨地錄音不是問題,但法律上OK嗎?

現在人手一隻手機,不論拍照、錄影或錄音都很方便,但偷偷錄音在法律上會不會有問題呢?

二、竊錄行為的處罰規定:

一般民眾都知道刑法有處罰竊錄行為,但其實另外還有一部法律叫做「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簡稱通保法),也有處罰竊錄行為,以下一併說明:

刑法第315條之1第2款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十萬元以下罰金:…二、無故錄音、照相、錄影或電磁紀錄竊錄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

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24條第1項規定:「違法監察他人通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嚴格來說,偷錄音的行為「在理論上」很可能同時構成刑法竊錄罪及通保法違法監聽罪,而後者的刑責比前者重很多,而且後者是公訴罪;但觀察近幾年實務判決,多數判決只有論述到刑法竊錄罪,論述到通保法違法監聽罪的判決反而是少數。

三、公開談話,竊錄行為不會被處罰:

如果是公開的談話,例如在操場上的演講、速食店裡的談話等,不至於以侵犯隱私的問題,不會成立刑法竊錄罪或通保法違法監聽罪。

至於談話內容在事後會不會被公開(例如作成會議紀錄公告),則不是重點,因為當下錄音確實已是侵犯隱私的行為,即便事後被公開,也無法抹除先前造成的侵犯隱私結果。

四、自己是通訊的一方、得到對方同意,也不會被處罰:

通保法第29條第3款規定以下情況,不罰:

1. 監察者本身為通訊之一方,而非出於不法目的。

2. 已得通訊之一方事先同意,而非出於不法目的。

五、為了搜證目的而錄音,風險很高!

實務上很常見將為了打官司、為了搜證目的來私下錄音,尤其常見的情況是配偶要抓對方外遇,所以在家中電話設置竊錄設備、在家中或車上放置錄音筆等,待搜證完畢後再製作成錄音光碟及譯文而提起通姦罪的刑事告訴,筆者提醒,這種行為的觸法風險非常高,現在法院多數認為:「夫妻雙方固互負忠貞以保障婚姻純潔之道德上或法律上之義務,以維持夫妻間幸福圓滿之生活,然非任配偶之一方因而須被迫接受他方全盤監控自己生活及社會人際關係互動之義務,故不得藉口懷疑或有調查配偶外遇之必要,即率認竊錄他方非公開活動有正當理由。」(參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07年度簡上字第624號刑事判決),非常重視隱私權的保障(至於非法竊錄所取得的證據,能不能在通姦案件作為證據,這是另外一項議題了,日後筆者將再另撰專文說明)!

六、翻拍line對話:

另一常見的搜證方式是翻拍他人的手機內line對話紀錄,這類行為也可能會構成刑法第315條之1第2款竊錄罪。

五、偵查不公開,私自錄音也會觸法:

偵查階段基於偵查不公開的要求(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1項),也不允許任何人私自錄音,否則一樣會構成刑法第315條之1第2款竊錄罪。

結論

現在使用手機錄音相當方便,但法律相當重視保障隱私權,因此任意錄音很有可能會觸犯刑事責任,不可不慎!

我是證人一定非講不可嗎?談談拒絕證言權

2020.7.24 呂昀叡律師

(圖片來源:網路)

一、任何人都有義務作證:

如果在案件中不是涉案被告,而是到場陳述您所看到的、聽到的,讓法院能認定犯罪事實的經過,這個角色就是「證人」,雖然大家都不喜歡跑法院,但刑事訴訟法明文規定每個人都有作證的義務(刑事訴訟法第176條之1、民事訴訟法第302條),而且如果接收到證人傳票,卻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場的話,除了可以連續罰鍰、更可以拘提(警察給你上手銬、上警車,直接送到法庭上)。

二、作證前會進行「具結」程序:

證人在作證之前,必須簽署一份「證人結文」,這一份A4大小的書面,大致上會寫著「我今天因為XX詐欺案件到法庭作證,會實實在在說出我的所見所聞,不會隱瞞、誇張、增加或減少,如果我故意說謊,我願意接受偽證罪的處罰」等內容,檢察官或法官會請證人念出這些句子,接著填上日子、簽名,這樣才完成「具結」的程序,這道程序完成後,故意說謊的話,會有刑法第168條偽證罪的刑責,可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刑責可不算輕!

三、法律不能強人所難,所以以下這些情況可以拒絕作證:

(一)公務人員對於應守秘密之事項:

如果當下或過去擔任公務員,到法庭上被問到應保守秘密的事項,必須先得到監督機關或公務員的允許,不可以貿然作證;而該管監督機關或公務員,也只要在作證有害國家利益者之情況,才可以拒絕公務員作證(刑事訴訟法第179條、民事訴訟法第306條)。

(二)特定親屬關係:

如果今天在被告席上的人是您的老爸或老媽,您今天作在證人席一定是坐立難安、天人交戰,而刑事訴訟法也是充滿人性的光輝,若證人與被告具特定親屬關係(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兄弟姐妹…等),也可以拒絕作證(刑事訴訟法第180條、民事訴訟法第307條)。

(三)避免陷自己或特定親屬入罪:

假設您本身、或是您的特定親屬是案件的共犯,只是還沒浮上檯面,依然消遙法外,而今天到庭作證很可能因此「自曝犯罪行為」或是「使得親屬的罪證浮現」,到時後反果來被檢警追究犯罪,也可以拒絕作證(刑事訴訟法第181條、民事訴訟法第306條)。

但由於不是每個問題都會有這種風險,因此只能針對某個問題拒絕回答,而不可以全部問題都拒絕回答。

(四)特定職業拒絕證言:

如果證人現在或去過曾經擔任醫師、藥師、助產士、宗教師、律師、辯護人、公證人、會計師或其業務上佐理人,作證的事實涉及執業過程中所知悉他人秘密之事項,要經本人同意,才可以繼續作證(刑事訴訟法第182條,至於民事訴訟法第307條則未限定執業)。

四、如果沒有以上原因,卻任意拒絕作證:

可處以三萬元以下的罰鍰(刑事訴訟法第193條第1項、民事訴訟法第311條)。

結論

由於證人是重要的調查證據方法,因此法律一方面賦予神聖的義務、也同時給予相當之權利,在作證之前一定要好好理解,才不至於會遭受不利處分或是刑事責任!

證人不能亂講話!當心偽證罪責任!

2020.7.17 呂昀叡律師

(圖片來源:網路)

一、打官司往往需要證人作為證據:

打一場官司,絕對不是嘴上講個幾句就能拿到勝訴判決,講求的是誰能提出足以說服法官的證據,而除了書面證據之外,證人也是能左右案件的重要證據。

也因為證人如此重要,所以證人如果在法庭上亂講話的話,可是會面臨嚴重的偽證罪刑事責任!

二、偽證罪的規定:

刑法第168條規定:「於執行審判職務之公署審判時或於檢察官偵查時,證人、鑑定人、通譯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供前或供後具結,而為虛偽陳述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白話來說,證人簽了一份證人具結文件(宣誓自己所言為真),如果膽敢在檢察官或法官面前故意亂講話,那就是條偽證罪了!

偽證罪最高可處七年有期徒刑,刑責不輕,而且由於不是輕罪,所以根本不符合易科罰金的要件,頂多只能聲請易服社會勞動,所以亂講話的代價很高!

三、究竟哪些情況會構成偽證:

(一)首先,必須是基於證人(鑑定人、通譯也是)的身份而在偵查庭或法庭上作證,如果今天只是被告的身分,倒是不用擔心偽證罪,只要擔心亂說話被法官認為犯後態度不佳而重判。

(二)必須是在檢察官開庭或法官開庭時作證,如果今天是由調查局、警察局或是檢察事務官製作筆錄,不會有偽證罪的問題

(三)還必須簽署一份「證人結文」,這一份A4大小的書面,大致上會寫著「我今天因為XX詐欺案件到法庭作證,會實實在在說出我的所見所聞,不會隱瞞、誇張、增加或減少,如果我故意說謊,我願意接受偽證罪的處罰」等內容,檢察官或法官會請證人念出這些句子,接著填上日子、簽名,這樣才完成「具結」的程序,如果沒簽這張文件、或是這道程序出了問題,也不會有偽證罪的問題

(四)證詞必須「足以影響」於判決之結果,也就是說有這種影響力就夠了,至於法院採或不採、判決結果到底如何,就不是重點(最高法院71年度台上字第53號判決意旨);但如果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不至於會有偽證罪的問題。

(五)必須是「故意」說謊,這點很重要,偽證罪並不處罰「過失」,所以一般常見像證人因為緊張而不小心講錯話、或記錯事情,那就不算是故意說謊。

以上五個要件,缺一不可,如果有任一要件不符合,那就不會成立偽證罪。

結論

證人在法律上的地位很重要,法律也賦予了神聖的義務,如果太輕忽、或是抱持著僥倖的心情而說謊,可是會面臨嚴重的法律責任,一定要注意!

房東不能隨意進入房客房間─關於侵入住宅罪

2020.7.6 呂昀叡律師

侵入住宅
(圖片來源:網路)

一、房東是房屋所有權人,可以任意進入出租的房屋?

房客承租房東名下的房屋,房東既然是所有權人,不論有沒有出租,都可以隨心所欲的進出房屋?先從直覺去感受這個問題,房客在客廳開開心心的吃炸雞搭配當下熱門韓劇,看到一半房東突然開門進來說要關心屋況,這豈不是怪怪的?

在法律上,房東任意進出可能會吃上侵入住宅罪的刑事官司!

二、刑法侵入住宅罪的規定:

刑法第306條第1項規定:「無故侵入他人住宅、建築物或附連圍繞之土地或船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九千元以下罰金。」

而本罪不是嚴重的犯罪,立法上設定為告訴乃論之罪(刑法第308條),被害人必須遵守六個月的告訴期間,超過就不能合法提出告訴。

這時讀者應該還是會很納悶:房東不能自由進出自己的房子,真的會有問題嗎?

三、侵入住宅罪保護的不是財產權而是使用居住權:

如果從財產權的角度思考,房東進出自己的房子,當然沒有財產權受損害的問題;但是侵入住宅罪,是在保護居住的和平、安寧、自由以及個人生活的私密,也就是個人就其居住使用之場所,有決定「何人可以進入或停留」之權利,更有在其居住處所中有「不被干擾」、「居住安寧不被破壞」的自由,至於這個地方是屬於誰所擁有,就不是重點了(參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3年度上易字第1383號刑事判決)!

因此,儘管房東是房屋的所有權人,但如果未事先經房客同意,或有其他合法之正當理由,是不能擅自進入房客的住處,否則就可能構成「無故侵入」!

結論

房東雖然是房屋的所有權人,但仍不能進出房客現在居住使用的房屋,否則容易吃上刑事侵入住宅罪的官司,不可不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