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要律師也不行!談談強制護與律師代理

呂昀叡律師

律師
(圖片來源:網路)

一、律師是協助官司的重要角色,但不是人人都有能力負擔:

律師以保障人權、實現社會正義及促進民主法治為使命(律師法第1條,理論上啦),在任何官司中都具有重要角色,尤其在刑事案件,面對擁有國家公權力及法律專業的檢察官,若有律師協助,將會有所助益。

但很現實的一點是,委任律師費用並不便宜,不是人人都有能力負擔,因此很多案件都是由民眾自己單獨面對。

然而您可能沒想過,很多情況,法律是規定非有律師協助不可

二、強制要求律師在場的情況:

  • 民事案件:

1.上訴第三審須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民事訴訟法第466條之1)。

2.消費者保護團體為消費者提起損害賠償訴訟、禁止或停止企業經營者違法行為,應委任律師代理訴訟(消費者保護法第49條第2項)。

  • 行政案件:

對於高等行政法院判決上訴,上訴人應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行政訴訟法第241條之1)。

  • 刑事案件:

刑事案件因為涉及到嚴重的刑罰問題,所以較複雜些:

1. 偵查階段(刑事訴訟法第31條第5項、第31條之1)

(1)被告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無法為完全之陳述

(2)被告具原住民身分

(3)法院審查羈押之程序

2. 審判階段(刑事訴訟法第31條第1項)

(1)最輕本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案件(例如殺人、毒品、貪污案件)。

(2)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案件(例如外患、內亂罪等)。

(3)被告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無法為完全之陳述者。

(4)被告具原住民身分,經依通常程序起訴或審判者。

(5)被告為低收入戶或中低收入戶聲請指定者。

(6)其他審判案件,審判長認有必要者。

二、沒錢請律師?國家幫您找:

  • 民事與行政案件:

民眾若能證明自身「無資力」(實務的標準是「窘於生活,且缺乏經濟信用,並無籌措款項以支出訴訟費用之信用技能者」,其實還是要依個案狀況而定),可以向最高法院聲請選任律師為其訴訟代理人,接著最高法院就會挑選律師為民眾打官司(民事訴訟法第466條之2第1項)。

  • 刑事案件:

1. 偵查階段:

如果民眾沒有自己請律師,檢察官與警察會通知法律扶助基金會(簡稱「法扶」),法扶就會指派律師到場為其辯護。但如果民眾自己主動請求立即作筆錄,或等候律師超過四小時都還沒到場的話,檢察官與警察都可以繼續製作筆錄。

2. 審判階段:

如果民眾沒有自己請律師,法院也會聯絡「公設辯護人」(也就是在法院內工作的律師),擔任民眾的辯護人;又或者通知法扶,法扶就會指派律師為民眾辯護。

三、若不想讓法院處理:

其實不論案件是否強制要求律師辯護或代理,只要有法律上協助的需要,都可以聯絡各地的法律扶助基金會申請扶助,法扶成立的目的就是為了協助經濟能力不足或弱勢民眾打官司,扶助範圍另外也包括法律諮詢、撰寫法律文件…等,只要申請人符合「無資力」的認定標準,法扶就會指派律師協助民眾,民眾是不需要付任何一毛錢的律師費給律師的

至於法扶如何認定「無資力」,有一套因應不同個案的詳細標準,也不一定需要有低收入或中低收入戶證明,建議民眾若有需求可以直接聯絡法扶並到現場面談。

結論

法律針對不同案件影響人民權益的嚴重程度、或是極須法律專業的情況,特別要求一定要有律師進行辯護或代理訴訟,但同時也考量民眾經濟能力可能不足,所以也設立了公設辯護人及法律扶助等制度,確保民眾權益。

免除債務就不用還錢了?問題在舉證責任!

呂昀叡律師

(圖片來源:網路)

一、要你不用還錢,有可能嗎?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這個道理大家都懂,但在很多情況, 債主可能基於種種原因,直接表示:「你不用還錢了!」這句話讓債務人放上了身上的枷鎖,從此海闊天空。

這種劇情在現實生活中不算少見,而且在法律上確實也會有「不用還錢」的效果。

二、債主表示「免除債務」,馬上產生效力:

關於免除債務的問題,民法上只有343條這樣規定:「債權人向債務人表示免除其債務之意思者,債之關係消滅。」

白話講就是:「債主說不用還錢的話,那就不用還了。」只要債主有講了這句話,在法律上就會產生消滅債務的效果,並不需要任何其他理由

三、消滅的債務,並不會「復活」:

已經合法消滅的債務,如果債主事後突然反悔,債務也不會因此「復活」(參考臺灣高等法院97年度上易字第881號民事判決);當然,雙方如果另外再協議要返還這筆錢,法律上就視作是另外一個約定了。

四、訴訟上的障礙─舉證責任:

通常實務上常常會遇到一個問題─債務人沒辦法證明「債主曾說過不用還錢」,導致被法院判決敗訴,按照民事訴訟法的遊戲規則,這個前提必須要由債務人證明,如果債務人沒辦法證明,那麼法院就會認為沒這件事情發生。

實務上可行的舉證方式,可以是雙方對話的錄音、在場見聞的證人、或是白紙黑字的免除債務承諾書等。

結論:

免除債務可以讓債務關係直接歸於消滅,對於債務人來說是一大福音,不過也須注意必須留存相當的證據,在法庭上才可能被法官採納。

拋棄繼承怎麼辦?

呂昀叡律師
(進一步瞭解請按這裡)

拋棄繼承
(圖片來源:網路)

一、除了限定繼承之外的另個選項─拋棄繼承:

現在民法對於繼承的規定是採取「限定繼承為原則」,也就是說,今天親人過世了,如果您什麼事都沒去辦理,就是直接適用限定繼承的規定;但民法也提供了另個選項─拋棄繼承(民法第1147條第1項),不論是親人的財產還是債務,一律都和您沒有關係,不少人認為這樣會省去很多麻煩。

不過拋棄繼承,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效果,而是必須要積極向法院聲請,以下向讀者詳細說明。

二、拋棄繼承必須以書面向法院聲請:

(一)要向哪個法院聲請拋棄繼承?

拋棄繼承是由「過世親屬的戶籍地法院」管轄,所以切莫跑錯法院!

(二)要提出什麼文件給法院?

必須撰寫一份聲請拋棄繼承的書狀,聲請費用為1,000元,而且必須檢附不少文件,包括:

1. 過世親屬的死亡證明書或除戶戶籍謄本(記事欄勿省略,且需要正本而不是影本)。

2. 聲請拋棄繼承人之最新戶籍謄本(記事欄勿省略)及印鑑證明(印鑑章則建議辦理時隨身攜帶並妥善保存)。

3. 填寫並製作繼承系統表。

4. 已通知同順序或次順位繼承人之證明文件(例如寄送存證信函的話,並應同時檢附回證)。

(三)什麼是同順序或次順位繼承人?

關於上面第3.及第4.都會涉及繼承順序及繼承人的判斷,有幾個繼承的規則須在此特別說明(民法第1138條至第1141條):

1. 配偶一定有繼承權,但接著要判斷他/她要和誰一起繼承(當然如果早已離婚、或者配偶早就過世了,就不用討論配偶了)。

2. 誰可以和配偶一起繼承,必須看以下先後順序來決定:「直系血親卑親屬(如子女、孫子女)」、「父母」、「兄弟姊妹」、「祖父母」。有子女在,就不用管父母;子女不在,就由父母繼承;如果父母也不在,那就由兄弟姐妹繼承…以此類推。

3. 如果同時存在子女、孫子女,以子女優先

4. 如果「某位子女」早已過世,那會由她/他的子女來代位繼承。

以下圖來說:

配偶「母」一定有繼承權,接著第一順位的「女」也有繼承權,至於先過世的「子」則由「孫」來代位繼承,所以上圖來說,有繼承權的是「母」、「女」及「孫」

若讀者能掌握以上的判斷規則,那就有辦法製作「繼承系統表」;「已通知同順序或次順位繼承人之證明文件」指的是「因為您放棄繼承而受到影響的其他繼承人」,以上圖來說,如果「母」拋棄繼承,會影響到的是「女」及「孫」,所以母就有義務把自己拋棄繼承的事情通知「女」及「孫」。

三、拋棄繼承的期限:

辦理拋棄繼承,必須要在「知悉其得繼承之時起三個月內」辦理,超過一天都不可以,請注意不是從親屬死亡之時起算,而是從繼承人知道這件事時起算,有時後繼承人因為久未與家屬聯絡,過了很長一段期間才知道親屬死亡,那麼就算親屬死亡已經超過了三個月,還是以「知道」時起算三個月內期限,但這種例外情況,就必須要檢附證據詳細向法院說明,否則被駁回的可能性是很高的。

拋棄繼承若合法,法院會核發一個備查函,那就代表大功告成了!

結論

辦理拋棄繼承雖然不用開庭,但有不少繁鎖的細節需要注意,法院也常因繼承狀況的不同而要求補正資料,建議在辦理時,仍應尋求專業意見較為妥當。

警方偵查手法「釣魚」還是「陷害教唆犯罪」?效果大不同!

呂昀叡律師
(進一步瞭解請按這裡)

警察釣魚
(圖片來源:網路)

一、犯罪因警方挑唆而起,感覺好像怪怪的:

警方釣魚辦案?很多人會直覺認為這是違法的吧!這種辦案方式最常出現在毒品犯罪(也偶爾會出現在妨害風化相關的案件),例如警方透過LINE向藥頭表示要買毒品,當雙方到達交易地點時,藥頭交出毒品的那一瞬間,也順便被警方上銬了,接著這名藥頭會被辦「販賣毒品未遂罪」。

首先要解釋的是,因為這次毒品交易的對象是「假冒買家的警方」,交易絕對不會成功,因此最後被辦的是「販賣毒品未遂」,而不是「販賣毒品既遂」,前者相較於後者,在量刑上是會被減輕的。

但警方這樣的作法真的沒問題嗎?

二、警方的作法沒施加過當壓力的話,其實是合法的釣魚辦案

如果今天藥頭在長期以來都持續在販賣毒品、也有長期販賣的意思,警方獲得線報後,為了取得證據,單純以提供機會的方式,假裝買家,並在交易時,予以逮捕、偵辦,簡單來看,警方只是利用犯嫌的日常而已,這種情況是合法的釣魚辦案,搜證一切合法。

三、警方若已施加過當壓力,則是違法的陷害教唆

相對來說,如果藥頭對於交易毒品根本興致缺缺,卻因為警方偽裝買家,不斷用「盧」的方式,唆使其萌生犯意,進一步決定進行毒品交易,並在交易時,予以逮捕、偵辦,這種情況我們可以說,整起犯罪都是警方一手造成的,這種情況則是非法的「陷害教唆」。

四、非法的陷害教唆→證據要全部排除、無罪!

如果警方的偵辦手段被認定是非法的陷害教唆,那麼所取得的證據都要一律排除,不得作為法官審判的依據(參考最高法院99年台上字第6730號刑事判決),而由於整起事件由警方一手主導、造成,也不能讓犯嫌背上刑責,因此會被判以無罪(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17號刑事判決)!

結論

警方偵查犯罪的手段偶爾會有爭議,尤其是「釣魚辦案」和「陷害教唆」兩者間只有一線之隔,若沒拿捏好尺度,很可能就是嚴重的違法,那麼被告就很可能會被判無罪了!

製作筆錄不簡單!那些您一定要注意的權利

呂昀叡律師
(進一步瞭解請按這裡)

筆錄
(圖片來源:網路)

一、偵查中製作筆錄小事情?不用擔心?

偵查階段必須接連面對警察人員(或調查局人)及檢察官製作筆錄,很多人往往輕忽這個階段的重要性,甚至常有警察會向民眾表示:「製作筆錄不用請律師啦!這是在浪費錢!」

但我們換個方式想,蓋一棟大樓,如果基地沒處理好,真的有辦法蓋一棟好的大樓嗎?如果沒好謹慎處理製作筆錄的程序,往往會造成難以挽回的局勢,要麻就是在法院面前跳進黃河也洗不清、要麻就是要再花上好幾倍的時間及力氣才能拿到無罪判決。

本文以下將會分別說明:製作筆錄時的權利、以及要注意的項目。

二、製作筆錄時,您有這些權利:

  • 有權利知道所涉犯罪嫌疑:

當下必須知道是因為詐欺、偽造文書、或是妨害性自主等犯罪嫌疑而製作筆錄,這是掌握局勢的第一步,畢竟每條犯罪的構成要件都不同,接下來究竟會被問到哪些問題,心裡才能有個底。

  • 有權利保持緘默:

這項是民眾相當熟知的權利,有時候也是很有用的武器,尤其是偵查機關有不當作為的時候(例如故意不讓辯護人在場),可以在當下嚴厲的反映並行使緘默權,既有正當理由,在未來也不至於會被認為是犯後態度不佳(但請注意這段過程也必須要求記明筆錄)。

  • 有權利找律師:

民眾有權利要求偵查機關給予時間找律師,當然偵查機關有時不希望律師在場,有時會用半哄半騙的方式再三阻撓,但這是刑事訴訟法上很重要的一個權利,在民眾被拘提、逮捕到案時,律師甚至可以在製作筆錄前,先與民眾接見、討論(刑事訴訟法第34條)。

  • 有權利要求調查證據:

如果有任何證據(人證或物證)可以證明自己的清白,有權利要求偵查機關調查。

  • 被不法拘提逮捕時,可以要求法院介入審查:

如果偵查機關的拘提或逮捕行為不合法,民眾也有權利要求法院介入審查(提審法第1條),如果法院認定確實不合法,可以裁定釋放(提審法第9條)。

  • 可以拒絕警方在夜間製作筆錄:

入夜後,民眾有權利拒絕警方製作筆錄(刑事訴訟法第100條之3),但要注意如果今天民眾是被拘提或逮捕到場,警方也不會直接放人,就必須要在警局的拘留室渡過一晚,因此究竟要不要行使這項權利,要依個案判斷。

三、製作筆錄時,必須注意這些事項:

  • 務必聽清楚問題、想清楚後再回答:

法律並未規定必須儘速回答問題,因此建議必須聽清楚偵查機關的問題,寧可花一點時間吸收、理解、思考,為自己爭取一點釐清思緒的時間,再好好回答問題,也不建議未謹慎思考而粗率回答問題。

另外,被問到A,就回答跟A有關,不要反而扯到B、C、D,在過去看過太多民眾在回答的時後常常牽扯過多,反而讓偵查機關有「意外收獲」,讓自己處境變得更加艱困。

  • 確認筆錄記載是符合自己真實的意思:

筆錄並不是完全的逐字記載,有可能現場講十句話,但筆錄只記載一句話,這在法律上並沒問題,但這種簡要記載的方法,會導致一字之差,在法律上的評價大不相同,偵查機關甚至可能在有意無意中作出細微的調整,但民眾在現場卻渾然不知,因此在製作筆錄的過程中,必須要非常謹慎的確認筆錄內容有沒有符合自己陳述的意思。

在筆錄製作完後,偵查機關會將筆錄列印下來,這時民眾有機會再作最後一次確認,有需要更正的地方,也需要即時反映。

  • 有助於澄清犯罪嫌疑的陳述,須找機會提出:

筆錄記載的內容會被用來檢視有無符合犯罪的主觀構成要件及客觀構成要件,因此依據個案的不同,某些陳述一定要出現在筆錄中,才能提出機會爭取不起訴,例如詐欺案件必須要強調非自始有欺意圖、未履行約定的背後原因…等,即便偵查機關沒有問到,一定要找機會陳述或補充,而如果有律師在現場協助,也會適時的「提醒」當事人澄清。

  • 筆錄製作完也有「功課」要做:

辛苦製作完筆錄,不是離開警局就沒事了,而是要趁著記憶還鮮明的時候,一一把「被問到的問題」以及「您的回答」,記錄下來,這些資訊可以再讓您進一步分析案件,並可以好好應對下一次製作筆錄

結論

製作筆錄其實要注意的眉角很多,筆者也看過很多因為筆錄沒處理好,導致案件處於極為不利的局勢,建議製作筆錄前,應尋求法律專業意見,才是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