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金集團的被害人要如何求償?

吸金
(圖片來源:網路)
  • 一. 吸金集團的被害人,求償之路辛苦但必要:

筆者寫了很多篇文章討論吸金集團成員的法律責任,接著要把焦點轉向被害人方面,如果求償方式不對,甚至在法律上會被判決駁回,後果相當嚴重,以下詳細向讀者說明。

  • 二. 提出刑事告訴,取得告訴人的地位:

此類案件的被害人,建議對於吸金集團提出刑事告訴,取得告訴人的地位,好處是可以隨時掌握刑事訴訟程序的進度、且在審判程序中也可以委請律師閱覽卷宗、到庭表示意見、參與調解等,同時也可以將刑事案件的證據,用來作為提起民事賠償訴訟的證據,可以節省很多心力。

若刑事法院有針對吸金集團的不法所得裁判沒收、追徵,這份刑事判決內是否有記載被害人的被害情形及金額,就顯得相當重要,因為在判決確定後,被害人可以依刑事訴訟法第473條規定,在確定後一年內向地檢署聲請還發這些被沒收及追徵的吸金集團財產

而依據檢察機關辦理沒收物及追徵財產之發還或給付執行辦法第3條規定,必須提出聲請書狀,並記載:「一、本案案號及案由。二、被告姓名、身分證明文件編號。三、請求權人姓名、身分證明文件編號;為法人或團體者,其名稱、立案證號、事務所或營業所所在地;為外國人、法人或團體者,並應註明其國籍、護照號碼及相關證明文件。四、聲請發還或給付及依前條第一項何款為請求之意旨。五、聲請發還之物品名稱、數量或重量、聲請給付之數額。」如果超過期限聲請,檢察官會依法駁回。

  • 三. 被害人亦得提出民事訴訟求償:

吸金集團如果成立銀行法的非法吸金罪,在民法上也會構成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所以被害人也可以針對自己的被害金額,向吸金集團提起民事訴訟請求賠償,但也有幾點請務必注意:

(一)侵權行為的時效為二年:

如果知道自己是吸金集團的被害人,不宜拖太久才打算追究民事賠償責任,民法第197條規定侵權行為的短期消滅時效是兩年,雖然時效的起算時點是「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而不是以錢交給吸金集團時起算,但拖越久,風險只會越高。

(二)是否用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方式,請三思:

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必須要等刑事案件被起訴後,才可以向刑事法庭一併提起賠償訴訟(刑事訴訟法第488條),而且一開始是不用繳納裁判費,聽起來是很方便、省錢的作法,但筆者認為風險其實很大。

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必須要由犯罪被害人提起(刑事訴訟法第487條),但和你我認知不同的是,很多法院認為吸金集團是破壞國家有關經營銀行業務應經特許之制度,而非直接侵害投資民眾的犯罪,因此一般投資民眾並不是被害人(臺灣高等法院108年度金訴易字第3號裁定),如果貿然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被法院直接駁回的機會就很大。

而如果等到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被法院駁回後,才打算要另外走一般民事訴訟的方式,不但徒然浪費先前的努力,且很可能早已超過兩年消滅時效了,那麼民事訴訟就是條死巷子了!

雖然實務上確實也有法院見解認為吸金集團的被害人可以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例如臺灣高等法院109年度抗字第12號裁定),但風險仍高,筆者建議務必三思。

結論
吸金集團造成的損害往往很廣泛,而被害人要順利求償,不但是一條漫長的路,而且也務必要用對方法,以免造成「二度傷害」。

2020.2.17 呂昀叡律師

不知道銀行法的規定,能不能主張「不知法律」而無罪?

吸金
(圖片來源:網路)
  • (一)銀行法是什麼?一般民眾知道嗎?

一般民眾都知道有刑法這部法典,但恐怕也沒有徹底了解所有規定,至於銀行法呢?就算是法律系大學生,也不見得唸過這部法典,何況是一般民眾呢?

如果不知道銀行法的相關處罰規定,有沒有可能「不知者無罪」呢?

這個答案可說是「在有跟沒有之間」,以下向讀者說明。

  • (二)有「不知法律」這樣的規定嗎?

刑法第16條規定:「除有正當理由而無法避免者外,不得因不知法律而免除刑事責任。但按其情節,得減輕其刑。」

依照這條規定:

1. 不知法律 + 有正當理由而無法避免 → 免除其刑

2. 不知法律 + 並非「有正當理由而無法避免」 → 按其情節得減輕其刑

因此,「不知法律」不是無罪,而是依然有罪,但可能免除其刑、也可能減輕其刑,如果順利免除其刑的話,不用吃牢飯,甚至「良民證」也不會有紀錄(警察刑事紀錄證明核發條例第6條)。

  • (三)非法吸金,可因「不知法律」免除或減輕其刑?

先說結論,這類案件,免除其刑的機會微乎其微,但減輕其刑的可能性較高

刑法第16條要如何適用,可以參考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2831號刑事判決:「行為人主張依本條之規定據以免除其刑事責任,自應就此阻卻責任事由之存在,指出其不知法律有正當理由而無法避免之情形。至於違法性錯誤尚未達於不可避免之程度者,其可非難性係低於通常,則僅係得減輕其刑,並非必減。是否酌減其刑,端視其行為之惡性程度及依一般社會通念是否皆信為正當者為斷。」

在非法吸金案件,法院會以諸如:「被告等人既參與招攬投資人加入上開投資案業務,屬經營與金融有關之融資業務,本應對此部分法規詳加瞭解以避免觸法」、「社會上以高投資報酬率假借投資相關新興產業等名義向大眾吸收資金之案件層出不窮,對於不知情之投資人造成損害甚鉅,銀行法因此有相應入罪化之規範,均廣為報章披露,係眾所週知之事實,是非法集資吸金為法律所禁止,已為一般民眾所知悉」等理由,認定不能免除其刑(臺灣高等法院107年度金上重更一字第5號刑事判決)。

相較之下,法院同意減輕其刑的機率就高了不少,在個案中法院會衡量行為人的參與程度、不法性的認知程度(例如聽信第三方專業人士掛保證)…等,認定得減輕其刑。

  • (四)退而求其次,可爭取刑法第59條減刑:

如果法院不同意因「不知法律」而減輕其刑,在個案中仍有機會爭取到刑法第59條減刑的結果。

刑法第59條:「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者,得酌量減輕其刑。」

上面這條減刑規定,白話來說就是法官認為:依現況來看,即使再怎麼輕判,對你來說還是太重了,讓人同情,所以可以酌量減輕其刑。

由於銀行法的刑事責任頗重(可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犯罪所得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的話,可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法官參酌行為人參與程度、不法認知程度,雖然無法用「不知法律」減輕其刑,但仍可能用刑法第59條減刑;而通常如果已經用「不知法律」減輕其刑的話,則不會再用刑法第59條減刑

結論

法律不是人人都懂,但也不是丟出一句「我不懂法律」,就可以獲得免刑或減輕其刑的優惠,在個案中要依據哪些證據、如何設計答辯策略,仍須謹慎為之。

2020.2.17 呂昀叡律師

吸金集團成員的責任?關鍵在是否「共同經營」?

吸金
(圖片來源:網路)
  • 一. 吸金集團成員眾多,每一位成員都有責任?責任範圍在哪裡?

吸金集團被檢調查獲,往往已經是經營到後期,資金缺口已經補不起來的時候了,整個集團的組織及制度已相當詳盡,除了總公司本身的管理階層之外,也可能依各地區劃分業務責任區,並再層設計晉階制度(依業務量可從業務晉升到處經理、再晉升到督導長、再晉升到業務經理..等)、獎勵制度(每個管理階層都可獲得一定比例的佣金、不定時激勵獎金、擴充組織人員獎金…等)。

上至管理階層、下至行政、庶務或會計人員,外觀上都是吸金集團的一份子,但究竟刑事責任的那條界線會劃在哪裡?以下筆者做個說明。

  • 二. 共同正犯的關鍵在於「共同經營」:

參考臺灣高等法院107年度金上訴字第55號判決內容,吸金集團的成員可分為以下二類:

(一)基於與公司經營者共同經營業務之意思,立於公司之立場向不特定多數人招攬投資:

此類行為人與公司經營者既然有共同經營收受存款業務之認識,較有可能具備違反銀行法第29條第1項之故意。

(二)站在投資人之立場,不論是基於分享賺錢資訊之心態,或是為賺取公司允諾之佣金,才拉攏或介紹其他投資人共同參與投資:

此類行為人是立於公司之對立面,亦即投資人之立場,介紹親友加入投資,欲與親友共同賺取公司允諾之利益,或為自身爭取公司允諾之佣金,其並無與公司經營者共同經營收受存款業務之意思,自然也就欠缺違反銀行法第29條第1項規定之主觀犯意。

(三)可能的判斷標準:

此二類行為人,在現實個案上,往往不是那麼容易劃分,實務可能使用的參考標準包括:行為人是否有參與投資方案的設計及變更、行為人的職務及影響力是否為核心管理階層、主觀上是否認知投資方案違反銀行法…等綜合判斷,會涉及到的證據包括公司內部公告與會議紀錄、相關證人等。

  • 三. 沒有「共同經營」一定就沒事?可能會有幫助犯的刑責:

儘管行為人在吸金集團內沒有到達「共同經營」的程度,但也不是完全沒有風險,若所作所為有助於吸金集團,仍可能會被論以刑法第30條幫助犯,並予減輕其刑,過往實務曾經判決成立幫助犯的職務有:處理帳務及匯款事宜的助理(臺灣高等法院105年度金上訴字第61號刑事判決)、會計主任(臺灣高等法院103年度金上重訴字第6號刑事判決)、總務與會計(臺灣高等法院101年金上重訴字第10號同院102年金上重訴字第14號)、僅擔任登記負責人(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5年度原金上訴字第1號刑事判決)…等。

結論

吸金集團往往規模龐大,人員眾多,在個案中究竟會不會成立刑責重大的共同正犯、或是僅是幫助犯、還是無罪,在訴訟策略的擬定及執行上,都是相當複雜且專業,不可不慎。

2020.2.17 呂昀叡律師

找幾位親朋好友來投資?銀行法第29條之1「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

吸金
(圖片來源:網路)
  • 一. 提供投資方案給幾位親友,這樣會有事嗎?

如果我確實提供「保證固定獲得高額利率、且到期返還全數本金」投資方案給身邊幾位同事、或幾位親戚,難道我就變成吸金集團了嗎?

這個問題,必須要討論銀行法第29條之1「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要怎麼解釋。

  • 二. 銀行法要懲罰的不是特定少數人間的投資理財:

我們再看一次銀行法第29條之1規定:「以借款、收受投資、使加入為股東或其他名義,向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收受款項或吸收資金,而約定或給付與本金顯不相當之紅利、利息、股息或其他報酬者,以收受存款論。」

「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是犯罪的構成要件,這幾個字眼的意思究竟是什麼?

(一)銀行法所要懲罰的情況:

以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721號刑事判決所闡釋情況為例:「一般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容易受收受存款之人誘惑而追逐高利,且初時被招募之人又多向熟識之親友遊說加入投資,再以親友介紹親友之方式,不斷擴張投資對象成公眾,終因該等地下投資公司並非以營業實績賺取利潤、充實公司資本,投資人最後幾皆血本無歸,親友間反目成仇,影響整體金融秩序甚鉅,與一般特定少數人間之理財投資影響層面不同,故明定其犯罪對象為「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重在遏阻違法吸收資金之行為禍及國家金融市場秩序之維護。

(二)特定少數人並非在銀行法所處罰範圍:

依臺灣高等法院107年度金上訴字第62號判決:「倘行為人僅係因為自身參與投資,認為是良好之投資管道,而於熟識親友詢問時,告知熟識親友有此投資管道,且並無以親友介紹親友之方式,不斷擴張投資對象成公眾,即使投資公司與投資人間有保本保息或給予與本金相較顯不相當報酬之約定,亦難認行為人所為有經營收受存款業務、準存款業務之意,而對社會一般公眾資金或國家整體金融秩序造成損害,自不屬本罪所欲規範之範圍。」

結論

綜合以上討論,如果判斷只是特定少數人間的投資理財行為,在規模上沒有危及國家金融市場秩序的問題,並不至於會被認定是非法吸金,但筆者也要提醒,在個案中有可能透過一層一層的引薦,導致整體吸金規模擴大到難以想象的程度,在個案被論罪的風險就高很多。

2020.2.17 呂昀叡律師

什麼情況是銀行法第29條之1所謂「收受存款」?

吸金
(圖片來源:網路)
  • 一. 有約定高投資報酬率,一定就是吸金集團?

銀行法第29條之1所規定:「以借款、收受投資、使加入為股東或其他名義,向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收受款項或吸收資金,而約定或給付與本金顯不相當之紅利、利息、股息或其他報酬者,以收受存款論。」

所以只要有約定高投資報酬率的字眼,就一定是吸金集團而違反銀行法第29條之1嗎?

其實,還要詳細看看這個所謂「投資方案」的「遊戲規則」是什麼?

  • 二. 銀行法所要懲罰的「投資方案」是什麼?

簡單來說,現今實務見解認為投資方案內容必須是:「出資人除能領取約定之利息外,尚能收回本金」、「於約定之時間無條件返還或給付之義務」(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108年度金上訴字第6號刑事判決臺灣高等法院108年度金上訴字第6號刑事判決)

相對來說,如果投資方案有「無法獲取報酬或取回本金之風險」,那就不是銀行法第29條之1所規範的範圍,例如以下判決之情況:

1.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108年度金上訴字第6號刑事判決:「投資人之取得報酬,須以另二名投資者加入為其條件,亦即被告二人於投資人投資後依約並非當然即給付投資人報酬或返還本金,投資人於另2名成員加入之條件尚未成就前,並無法取得報酬或本金」→非銀行法所要懲罰情形

2.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107年度上易字第1530號刑事判決:「會員是否得到獎金,係取自於「有否招攬新會員之行為」而發給,具不特定性,即陳錦鈴等七人所發給之獎金須取決於未來時間會員本身招攬新會員入會之一定條件成就,方能取得,若整個組織網不能持續招募新會員,則先加入之會員將無從獲取任何獎金,亦即會員尚需有一定之作為,始能有一定之回報,如會員未有特定作為,非但無報酬可言,會員亦僅能取回部分之本金」→非銀行法所要懲罰情形,但本案另有構成公平交易法之非法多層次傳銷罪

3. 臺灣高等法院105年度上易字第1870號刑事判決:「對外招募下線,是否核發介紹會員入會之「獎金」,係取決於「有否招攬新會員之行為」而發給,具不特定性,即被告所發給之獎金須取決於未來時間會員本身招攬新會員入會之一定條件成就,方能取得,若整個組織網不能持續招募新會員,則先加入之會員將無從獲取任何獎金,亦即會員尚需有一定之作為,始能有一定之回報,如會員未有特定作為,非但無報酬可言,會員退會時亦僅能取回無息之本金」→非銀行法所要懲罰情形

結論

高報酬率的投資方案,看起來誘人,卻往往是吸金集團的陷阱,但投資方案究否是銀行法所要懲罰的情形,也不能一概而論,而須實質判斷。

2020.2.17 呂昀叡律師

我遇見吸金集團了嗎?什麼是「與本金顯不相當的利潤」?

吸金
(圖片來源:網路)
  • 一. 超高投資報酬率?極有可能是陷阱:

「我這裡有個很好的投資機會,保證年利率20%穩賺不賠我自己也投資了一兩年了,你要不要試試?」這樣固定且可觀的報酬,遠遠超過我國銀行1年期、2年期定存利率的1%至2%,相當的吸引人。

但仔細想想,真的有所謂的「穩賺不賠」?而且「穩賺不賠」真的那麼容易,為什麼不是出自國內外知名金融機構?

其實,這些十之八九都是非法吸金,總有一天會暴發大量違約,投資人損失慘重、欲哭無淚。

  • 二. 「超高利潤」都是從你或其他投資人投入的金錢撥過來的:

「一個投資單位是100萬元,每年給20萬元利潤,第五年會返還本金100萬元。」常見的「穩賺不賠」方案,大致上是這樣設計,差別就在怎麼包裝而已(投資國外不動產、未上市公司股票…等,甚至還會大舉召開說明會並請律師及知名人士在現場背書)。

吸金集團所推出的「超高利潤投資方案」,目的就是要吸收投資人捧來的現金,至於吸收來的資金,主要目的也很簡單─就是拿來償還投資方案的利潤及本金,所以你拿到的利潤,就是從你自己或其他投資人付的本金撥過來的,讀者也會注意到,這類遊戲規則會導致吸金集團內部資金不足,所以吸金集團另一個很重要的目標就是─要快速、大量不斷吸收新的投資人、新的資金,這場遊戲才能走的下去。

而要達到這樣的目標,吸金集團必須在初期老老實實履行承諾,投資人嚐到甜頭後,就會不疑有他,而再陸續投入更多資金(甚至是押上身家財產的也不少見);如果吸金集團再祭出「獎勵方案」,每拉一位親朋好友進來投資,會再得到另一筆額外利潤,那麼吸金的速度、規模將會超乎想像!檢調機關破獲的吸金集團,往往動輒數千萬、甚至高達十數億!

吸金集團不論怎麼經營,終究會有資金枯涸的那一天(原因可能是沒有足夠的新投資人及資金、也有可能是吸金集團揮霍資金、甚至是透過種種洗錢的方式移出資金)!當大量違約潮突然出現,檢調機關才介入調查,而投資人才知道自己血本無歸了。

這類遊戲規則,最知名的是在20世紀初期的美國的「龐氏騙局」(Ponzi scheme)。

  • 三. 吸金集團違反銀行法的刑責:

吸金集團涉及的刑事責任,最常見的是違反銀行法以下規定:

銀行法第29條第1項:「除法律另有規定者外,非銀行不得經營收受存款、受託經理信託資金、公眾財產或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

銀行法第29條之1:「以借款、收受投資、使加入為股東或其他名義,向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收受款項或吸收資金,而約定或給付與本金顯不相當之紅利、利息、股息或其他報酬者,以收受存款論。」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違反第29條第1項規定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上二億元以下罰金。其因犯罪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二千五百萬元以上五億元以下罰金。」

吸金集團的刑事責任相當重,且吸金規模達到「一億元以上」的話,甚至可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當初立法為了杜絕地下投資公司等吸金集團、保障社會投資大眾及金融秩序,真是祭出了重刑!

  • 四. 多高的利率會構成「顯不相當」的程度?

銀行法第29條之1的重要構成要件「與本金顯不相當」,究竟如何判斷?

實務見解在過去曾有出現「6%」(臺灣高等法院104年金上訴字第40號刑事判決)、「10%」(臺灣高等法院98年重上更(一)字第284號刑事判決)、「12%」(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4年金上訴字第80號刑事判決)、「19.41%」(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3年金上訴字第830號刑事判決),都還不到「顯不相當」的程度。

晚近實務見解多與「過內金融機構公告之1年期、2年期定存利率」(1%至2%)作比較,按照這樣的見解,上述6%的年利率就已經達到「顯不相當」的程度了。

結論

吸金集團案件在臺灣亦層出不窮,而且受害者往往成千上百,被害金額成千上億,在日常生活中,對於「超高投資報酬率」相類的標語,一定要提高戒心,以免白白賠上自己的身家財產!

2020.2.17 呂昀叡律師

親人過世後留下的財產可以動用嗎?小心觸犯刑事責任!

遺產
(圖片來源:網路)

一、常見實務案例─親人過世後兒女提領銀行存款:

親人過世後,往往會有相當的開銷要支出,例如生前的住院及醫療費用、喪葬費用等,實務上往往是由兒女直接拿著親人的存摺、印章到銀行提領款項來支應,但這樣便宜行事的後果,就是必須要面對刑事責任!我們以下會詳細說明。

二、親人過世後,提領其名下帳戶手續嚴格:

親人過世後,其名下的存款屬於所有繼承人所公同共有,不得任意動用,目前主要金融機構都有嚴格的程序要求,才准許繼承人動用死者(也就是被繼承人)名下帳戶內存款,例如:(1)存款憑證、(2)可確認為全體合法繼承人之身分證明文件,如全戶戶籍謄本或除戶全部戶籍謄本(含記事欄)、(3)存款人死亡證明或除戶之戶籍謄本、(4)稅徵機關核發之遺產稅繳清或免稅證明書(正本)、(5)全體繼承人親持本人身分證、印章 (6)填具繼承存款申請書。

三、直接以親人名義提領,會觸犯多種刑事責任:

如果直接以親人名義到金融機構,填寫取款憑條提領款項,會涉及以下刑事責任:

1.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罪、第216條行使偽造文書罪:

親人既然已經死亡,卻偽以其名義填寫取款憑條提領款項,使金融機構誤認親人尚存在於世,故會成立偽造文書以及行偽造文書罪(法定刑是「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2. 刑法第339條第1項普通詐欺罪:

使金融機構誤認親人尚存在於世,而交付款項,亦會成立普通詐欺罪(法定刑是「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3. 刑法第335條第1項普通侵占罪:

若是基於個人私利而提領款項,造成其他繼承人損害,還會再成立普通侵占罪(法定刑是「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三萬元以下罰金」)。

另外請注意,親屬間涉及侵占罪,會變成告訴乃論(刑法第343條),所以必須要在知悉後六個月內提出告訴。

四、我是為了喪葬費等正當目的?不是脫罪理由:

實務上最常見的抗辯是:「我不是為一己之私去提領款項,我都是用在喪葬費、住院費及醫療費等,我不應該有罪!」

然而,不管款項究竟用在什麼地方,使金融機構誤認死者尚存在於世,進而填寫取款憑條而提領款項,光以這點來說,依然會成立偽造文書罪、行使偽造文書罪及普通詐欺等罪名;頂多不會另外成立普通侵占罪而已,另外法院在量刑時,也會認為情節輕微、可責性低而予以輕判。

五、親人生前已有授權我提領?不是脫罪理由:

另外常見的抗辯是:「我母親生前就有授權我可以去提領款項,所以在她死後我當然有權利去提款!」

這條路也是行不通的,因為法律上認為,人在死亡後,權利義務主體已不復存在,生前之授權也會因死亡而失其效力,因此也無法成為脫罪的理由,頂多法院在量刑時,會認為情節輕微、可責性低而予以輕判。

結論

親人過世後所留下來的財產都是遺產的範圍,若沒有經過全體繼承人同意、或是經過正當程序,任意動用,會涉及到諸多刑事責任,甚至也會同時有民事賠償責任,不可不慎!

2020.2.17 呂昀叡律師

不想繼承遺產也有事?銀行可以撤銷遺產分割協議及登記嗎?

遺產分割協議
(圖片來源:網路)

一、常見實務案例─銀行撤銷繼承人間的遺產分割協議及登記

父親過世,三個兒子協議將遺產全部給大兒子,二兒子及小兒子放棄繼承遺產的權利。

看起來很平凡的事件卻衍生了官司,原來小兒子在外積欠銀行大筆債務未還,銀行知道小兒子放棄繼承遺產,感到相當生氣,銀行認為:「如果你老老實實的繼承遺產,就可以還錢了,你今天放棄繼承,根本就是為了躲債!」因此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撤銷三兄弟的遺產分割協議及登記行為。

銀行打的如意算盤是什麼?簡單來說,如果銀行勝訴了,那麼遺產就會像坐了時光機一般,回復成所有繼承人共同繼承的狀態,小兒子也會有一份,那麼接下來銀行就可以針對小兒子繼承的那一份去強制執行了!

只是,這如意算盤真的有辦法成功嗎?

二、先來談談什麼是「撤銷詐害債權」?

民法第244條第1項及第2項分別規定:「債務人所為之無償行為,有害及債權者,債權人得聲請法院撤銷之。」、「債務人所為之有償行為,於行為時明知有損害於債權人之權利者,以受益人於受益時亦知其情事者為限,債權人得聲請法院撤銷之。」

以上就是「撤銷詐害債權」的規定,和本篇主題有關的是第1項,我們直接討論這項規定。

小兒子積欠銀行借款1000萬元,小兒子擔心自己唯一的財產─透天別墅,被銀行強制執行、拍賣,所以打了個歪主意,將透天別墅無償贈予給太太,這樣小兒子身無分文,不用再擔心財產被銀行拿走了。

但銀行這時候就變成苦主了,這筆1000萬元債權顯然再也沒辦法獲償,而小兒子這樣的行為也違反誠信,因此銀行可以依民法第244條第1項規定,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撤銷小兒子贈與別墅的行為,銀行如果勝訴,別墅會回復成小兒子擁有的狀態,接著銀行就可以對那棟別墅強制執行、拍賣了

三、放棄繼承遺產算是「詐害債權」?

首先,如果今天小兒子是直接依民法第1174條的規定拋棄繼承,是不容許銀行提起訴訟,要求撤銷拋棄繼承的行為。

而如果小兒子今天沒有拋棄繼承,而是基於繼承人間的遺產分割協議,而放棄繼承遺產,這樣倒底算不算是「詐害債權」?目前實務見解其實尚未一致:

(一) 放棄繼承遺產 =「詐害債權」:

採此立場的實務見解,主要判決理由如下:

「於繼承人未拋棄繼承,而本於繼承與其他繼承人對於遺產全部為公同共有時,該公同共有權已失其人格法益性質,而為財產上之權利。從而,繼承人間之遺產分割協議,係公同共有人間就公同共有物所為之處分行為,倘全部遺產協議分割歸由其他繼承人取得,對未分割取得遺產之該繼承人而言,形式上係無償行為,若害及債權人之債權實現,債權人應得提起民法第244條第1項之撤銷訴訟。」(最高法院69年度台上字第847號判決要旨、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105年度法律座談會民事類提案第6、7號審查意見可資參照)

「拋棄因繼承所取得之財產,而將繼承所得之公同共有權,與他繼承人為不利於己之分割協議,倘因而害及債權者,債權人自得依民法第244條第1項行使撤銷權。」(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650號民事判決參照

(二) 放棄繼承遺產 「詐害債權」:

採此立場的實務見解,主要判決理由如下:

「債務人因前述各種因素對於繼承財產利益之拒絕,乃屬人格自由之表現,應由債務人自行決定。」、「況債權人評估是貸予債務人款項及放貸額度時,所評估者僅係債務人本身之資力,而未就債務人日後可能繼承之被繼承人資力併予評估,債務人亦係以其一般財產,就其債務之履行,負其責任。」、「另民法第244條規定債權人得行使撤銷權之立法目的,應在於保全債務人「原有」之清償能力(責任財產),非以增加債務人之清償力為目的,債權人對債務人取得遺產之期待,難認有保護之必要。」、「遺產分割協議,形式上雖為處分財產之行為,然實摻雜繼承人間人倫、情感眾多因素之考量,非可單從財產層面視之,如過度簡化使債權人得逕依民法第244條之規定撤銷,無視於遺產分割協議實乃繼承人間所為具有人格、身分關係之共同意思決定,無異侵害債務人基於其身分所為自主意思之決定。」(如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08年度重簡字第1471號判決)

結論

綜觀現在實務見解,放棄繼承財產究竟是不是「詐害債權」,其實尚未有完全一致的見解,因此在個案中銀行是否有機會勝訴,恐怕也很難說,但近期有越多越多比例的判決認定屬於「詐害債權」,究竟未來是否會成為穩定一致的見解,仍有待觀察!

2020.2.17 呂昀叡律師

父債子還?談談限定繼承的效力

限定繼承
(圖片來源:網路)

一、各人債務各自負責,但請注意繼承問題

筆者職業過程中,常常被詢問的問題之一是:「我爸爸/媽媽現在欠了一大筆債務,我需不需要幫忙還債呢?」

答案是否定的。民法上有一個「債之相對性原則」,簡單來說,就是每個人都只要為自己的債務負責,不需要為他人的債務負責,所以父母的債務,當然也就和子女沒有關係。

但當父母過世的時候,如果沒有特定去拋棄繼承,父母的財產及債務,是會透過繼承的規定由子女承擔,因此現在民法繼承的規定究竟是什麼?以下會向讀者詳細說明。

二、「限定繼承」只以繼承到的財產償還債務

民法第1148條第1項首先規定繼承人必須承受死者(也就是被繼承人)財產上之一切權利、義務。也就是說,假設父親過世,他生前所擁有的100萬元現金、500萬元借款債務,都必須由他的獨生子繼承。

但對於一般民眾來說,父親名下擁有哪些財產不難查到,至於父親究竟跟多少人借了錢,則是很難查證,所以很有可能那位獨子很開心的繼承到了100萬元現金,但當下根本不知道父親有積欠任何債務,直到半年後債主上門,才驚覺身上背負了500萬元債務。

因此民法第1148條第2項進一步規定,繼承人對於死者(也就是被繼承人)之債務,以繼承所得遺產為限,負清償責任。這就是所謂的「限定繼承」。

透過這條規定,獨子既然只有從父親獲得100萬元遺產,所以父親不管債務有多麼龐大,獨子就只要在100萬元的額度內負清償責任就夠了

三、以下情況,不能享受「限定繼承」的好處:

限定繼承的規定,讓繼承人的風險降到最低,不用賠上自己的財產,但以下三種情況,會讓繼承人不能享受這樣的好處,請讀者務必注意:

(一)2年內死者(被繼承人)贈與的財產,視為所得遺產:

民法第1148條之1另外規定,繼承人在繼承開始前二年內,從死者(也就是被繼承人)受有財產之贈與者,該財產視為其所得遺產。父親過世時雖然留給獨子100萬元遺產,而在父親過世半年前父親曾贈與獨子200萬元,要列入獨子獲得的遺產數額,加總共為300萬元(100萬元 + 200萬元 = 300萬元),所以債主來追討500萬元的時候,獨子要償還的數額是300萬元。

(二)未依規定開具遺產清冊陳報法院,繼承人可能會賠上自己的財產:

依照民法第1156條、第1157條等規定,繼承人不是閒閒沒事做,而是要整理死者(被繼承人)的遺產項目,再向法院陳報遺產清冊,法院接著會進行公告,要求債主陳報債權,釐清死者(被繼承人)到底有哪些債務。

以上程序完成後,繼承人才可以進行償還債務的動作。

如果違反以上程序要求(例如未陳報遺產清冊、程序沒跑回就偷偷還債),繼承人是可能要賠上自己的財產來還給債務,這樣就沒辦法享受到限定繼承的好處!

(三)有民法第1163條所列的三種不當行為:

如果繼承人有以下這三種情況,也不能享受限定繼承的好處(民法第1163條,此時必須由債權人聲請法院裁定繼承人不得享有限定繼承利益):

1. 隱匿遺產情節重大

2. 在遺產清冊為虛偽之記載情節重大

3. 意圖詐害被繼承人之債權人之權利而為遺產之處分

四、銀行不能針對繼承人的固有財產強制執行:

實務上常常會碰到一種情況,明明沒繼承到任何遺產,但債主(最常見的是銀行),卻還是直接對我的財產強制執行?

會有這種情況是因為銀行不知道繼承人到底有沒有繼承到任何遺產,所以就先假設你有繼承到遺產,然後就直接對你的財產強制執行,但實際上沒有繼承任何遺產的話,本來就不需要以自己的固有財產償還半毛債務,因此務必依強制執行法的規定,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法院審理後就會撤銷強制執行程序

還有另一種情況,我明明繼承的是父親的土地,結果銀行卻針對我的銀行存款強制執行?

同樣的道理,繼承所得的遺產既然是「土地」,那麼也就只須以該「土地」負清償債務的責任,我的銀行存款是我自己的固有財產,和繼承沒半點關係,不須要拿來償還債務,因此也務必依強制執行法的規定,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法院審理後就會撤銷強制執行程序

結論

繼承的制度歷經多次修法,目前採取的是以「限定繼承」為原則,避免繼承人承受龐大債務而一輩子無力負擔,但筆者也必須提醒讀者,「何時發生繼承」會涉及要適用什麼時候的法律(要適用新法、或是適用舊法),因此遇到繼承問題,仍建議須依個案情況詳細分析為妥。

2020.2.17 呂昀叡律師

提供人頭帳戶會有賠償責任嗎?

人頭帳戶
(圖片來源:網路)

一、幫助詐欺成立,會有民事賠償責任:

幫助詐欺罪如果成立,很可能被判以六個月以下得易科罰金,牢獄之災的風險較低,但被判有罪,會連帶產生民事賠償責任。

這部分讀者可能會有疑問?實際上騙被害人的不是我、被害人的錢也不是放進我的口袋,我真的會有賠償責任嗎?

二、幫助詐欺,視為不法行為導致他人損害:

幫助詐欺成立民事賠償責任的一個理由是,既然在刑事上成立犯罪,當然在法律上就是一個「背於善良風俗的風法」、「違反保護他人法令的行為」,因此會成立賠償責任(民法第184條第1項後段、第2項)。

三、賠償範圍是「被害人全部損害」而非部分而已:

雖然幫助詐欺者實際上沒拿到半毛錢,但民法規定必須負擔「連帶」賠償責任(民法第185條)。

什麼是連帶賠償責任?意思是你和詐騙集團的每個人都要對被害人的「全部損害」負賠償責任,被害人可以選擇只向你要求賠償所有損失、也可以只向詐騙集團某個人要求賠償所有損失,也可以同時向你及詐騙集團所有人要求賠償所有損失。

因此如果被害人只有起訴幫助詐欺者,並要求賠償全部損失,在法律上是沒問題的!

四、刑事幫助詐欺成立,民事賠償官司怎麼打?

如果刑事幫助詐欺成立,民事賠償官司可以往以下幾個方向處理:

(一)在民事賠償官司仍主張自己沒有不法行為:

民事案件與刑事案件畢竟是不同的官司,因此即便被害人是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此制度會再另撰專文處理),民事法官仍可能作出不同的判斷(最高法院43年台上字第95號民事判例意旨參照)。

也就是說,刑事法官雖然判有罪,但民事法官可能作出不同的結論─無罪。因此仍有積極爭取免賠的實益。

(二)民事官司是否超過時效?

被害人如果要合法提起民事賠償訴訟,必須在2年的期限內(民法第197條),只要超過1天,法院就會直接駁回;但時效起算不是從「事實發生時」起算,而是從「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算,在個案中要仔細判斷。

(三)被害人提告的對象是否有誤?

在實務上判決免賠的其中一種情況是提告對象錯誤,例如A、B二人都因為提供帳戶被判決幫助詐欺有罪,而被害人C被詐騙集團欺騙並將款項匯到B的帳戶內,雖然A、B二人都是同一詐騙集團的幫助犯,但此時被害人C要提告的對象只有B,如果是針對A提告,法院會認為A的行為並非被害人C受損害的原因,會判決A免賠。

結論 幫助詐欺雖然不是嚴重的犯罪行為,但因為同時會涉及到民事賠償問題,尤其是被害人被騙的金額高達數十萬、甚至數百萬時,影響重大,因此在面臨賠償官司時,仍須依個案仔細判斷訴訟策略,不可不慎!

2020.2.17 呂昀叡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