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首還是投案?兩者差異很大

呂昀叡律師

自首
(圖片來源:網路)

一、自首跟投案,不是同一件事情?

在新聞中不時會看到「自首」與「投案」的用語,腦海中會不自覺的冒出「犯嫌走入警局」的畫面,但這個畫面在法律上不見得會成立「自首」,有可能只是單純的「投案」而已,而兩者的差異對於犯嫌的權益來說,影響重大。

二、警方不知道有犯罪、或不知道犯嫌是誰 自首

(一)什麼情況下會成立自首?

關於自首的定義,刑法第62條的定義寫的很簡單:「對於未發覺之罪自首而受裁判者」,依照實務上的意見,自首必須同時符合以下要件:

1. 須犯罪尚未被發覺:包括「犯罪根本未被發覺」或者「犯罪雖被發覺,但不知道犯嫌是誰」。

2. 必須要表示願受裁判:如果馬上逃逸無蹤,沒有要接受司法制裁的意思,那就不算自首。

3. 必須要向有偵查權之機關或公務員自首:例如警察局或地檢署,相對的,如果是跑到毫不相關的戶政事務所,那就不會產生自首的效力。

(二)其他注意事項:

1. 自首的方式不拘,可以口頭(如打電話)或提出書面陳述亦可。

2. 可自行前往或委託人代理陳述

3. 可以請非偵查機關代為轉送自首的意思,但以轉送到偵查機關時,才會發生自首的效力;而如果在此之前,偵查機關搶先一步發覺犯罪,那很可惜,不會成立自首

三、自首的效果→ 得減刑:

刑法第62條規定的很明確,自首是「得」減刑,注意不是「必」減刑,因此就算犯嫌真的成立自首,法官也不一定會決定要減刑,關鍵在於犯嫌的自首動機是什麼?是出於真誠悔悟、還是單純想賭個減刑的機會?當然只有真誠悔悟而出來自首的情況才可以減刑

四、投案?沒有減刑的效果

如果是犯罪已經被警方發覺、也鎖定了犯嫌,這時後犯嫌出面就不會成立自首,而是很單純的「投案」,法律上對於投案沒有任何規定,因此也不會有減刑的效果

但在個案中,犯嫌可以主張自己沒有逃亡的可能,降低被法院裁定羈押的的可能性;另外依照配合檢警辦案的積極配合,未來法院也可能認為犯後態度良好而給予較輕的刑罰。

結論

「自首」與「投案」在法律上的效果差異很大,很多案件甚至必須要仔細研究檢警的辦案過程、尋找卷證中的各種蛛絲馬跡,才能認定成立自首,有時甚至會成為個案攻防的重點!

偷偷錄音會不會犯法?小心涉犯妨害秘密!

呂昀叡律師
(進一步瞭解請按這裡)

錄音
(圖片來源:網路)

一、用手機隨時隨地錄音不是問題,但法律上OK嗎?

現在人手一隻手機,不論拍照、錄影或錄音都很方便,但偷偷錄音在法律上會不會有問題呢?

二、竊錄行為的處罰規定:

一般民眾都知道刑法有處罰竊錄行為,但其實另外還有一部法律叫做「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簡稱通保法),也有處罰竊錄行為,以下一併說明:

刑法第315條之1第2款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十萬元以下罰金:…二、無故錄音、照相、錄影或電磁紀錄竊錄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

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24條第1項規定:「違法監察他人通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嚴格來說,偷錄音的行為「在理論上」很可能同時構成刑法竊錄罪及通保法違法監聽罪,而後者的刑責比前者重很多,而且後者是公訴罪;但觀察近幾年實務判決,多數判決只有論述到刑法竊錄罪,論述到通保法違法監聽罪的判決反而是少數。

三、公開談話,竊錄行為不會被處罰:

如果是公開的談話,例如在操場上的演講、速食店裡的談話等,不至於以侵犯隱私的問題,不會成立刑法竊錄罪或通保法違法監聽罪。

至於談話內容在事後會不會被公開(例如作成會議紀錄公告),則不是重點,因為當下錄音確實已是侵犯隱私的行為,即便事後被公開,也無法抹除先前造成的侵犯隱私結果。

四、自己是通訊的一方、得到對方同意,也不會被處罰:

通保法第29條第3款規定以下情況,不罰:

1. 監察者本身為通訊之一方,而非出於不法目的。

2. 已得通訊之一方事先同意,而非出於不法目的。

五、為了搜證目的而錄音,風險很高!

實務上很常見將為了打官司、為了搜證目的來私下錄音,尤其常見的情況是配偶要抓對方外遇,所以在家中電話設置竊錄設備、在家中或車上放置錄音筆等,待搜證完畢後再製作成錄音光碟及譯文而提起通姦罪的刑事告訴,筆者提醒,這種行為的觸法風險非常高,現在法院多數認為:「夫妻雙方固互負忠貞以保障婚姻純潔之道德上或法律上之義務,以維持夫妻間幸福圓滿之生活,然非任配偶之一方因而須被迫接受他方全盤監控自己生活及社會人際關係互動之義務,故不得藉口懷疑或有調查配偶外遇之必要,即率認竊錄他方非公開活動有正當理由。」(參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07年度簡上字第624號刑事判決),非常重視隱私權的保障(至於非法竊錄所取得的證據,能不能在通姦案件作為證據,這是另外一項議題了,日後筆者將再另撰專文說明)!

六、翻拍line對話:

另一常見的搜證方式是翻拍他人的手機內line對話紀錄,這類行為也可能會構成刑法第315條之1第2款竊錄罪。

五、偵查不公開,私自錄音也會觸法:

偵查階段基於偵查不公開的要求(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1項),也不允許任何人私自錄音,否則一樣會構成刑法第315條之1第2款竊錄罪。

結論

現在使用手機錄音相當方便,但法律相當重視保障隱私權,因此任意錄音很有可能會觸犯刑事責任,不可不慎!

我是證人一定非講不可嗎?談談拒絕證言權

呂昀叡律師

(圖片來源:網路)

一、任何人都有義務作證:

如果在案件中不是涉案被告,而是到場陳述您所看到的、聽到的,讓法院能認定犯罪事實的經過,這個角色就是「證人」,雖然大家都不喜歡跑法院,但刑事訴訟法明文規定每個人都有作證的義務(刑事訴訟法第176條之1、民事訴訟法第302條),而且如果接收到證人傳票,卻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場的話,除了可以連續罰鍰、更可以拘提(警察給你上手銬、上警車,直接送到法庭上)。

二、作證前會進行「具結」程序:

證人在作證之前,必須簽署一份「證人結文」,這一份A4大小的書面,大致上會寫著「我今天因為XX詐欺案件到法庭作證,會實實在在說出我的所見所聞,不會隱瞞、誇張、增加或減少,如果我故意說謊,我願意接受偽證罪的處罰」等內容,檢察官或法官會請證人念出這些句子,接著填上日子、簽名,這樣才完成「具結」的程序,這道程序完成後,故意說謊的話,會有刑法第168條偽證罪的刑責(此部分將會另外說明),可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刑責可不算輕!

三、法律不能強人所難,所以以下這些情況可以拒絕作證:

(一)公務人員對於應守秘密之事項:

如果當下或過去擔任公務員,到法庭上被問到應保守秘密的事項,必須先得到監督機關或公務員的允許,不可以貿然作證;而該管監督機關或公務員,也只要在作證有害國家利益者之情況,才可以拒絕公務員作證(刑事訴訟法第179條、民事訴訟法第306條)。

(二)特定親屬關係:

如果今天在被告席上的人是您的老爸或老媽,您今天作在證人席一定是坐立難安、天人交戰,而刑事訴訟法也是充滿人性的光輝,若證人與被告具特定親屬關係(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兄弟姐妹…等),也可以拒絕作證(刑事訴訟法第180條、民事訴訟法第307條)。

(三)避免陷自己或特定親屬入罪:

假設您本身、或是您的特定親屬是案件的共犯,只是還沒浮上檯面,依然消遙法外,而今天到庭作證很可能因此「自曝犯罪行為」或是「使得親屬的罪證浮現」,到時後反過來被檢警追究犯罪,也可以拒絕作證(刑事訴訟法第181條、民事訴訟法第306條)。

但由於不是每個問題都會有這種風險,因此只能針對某個問題拒絕回答,而不可以全部問題都拒絕回答。

(四)特定職業拒絕證言:

如果證人現在或去過曾經擔任醫師、藥師、助產士、宗教師、律師、辯護人、公證人、會計師或其業務上佐理人,作證的事實涉及執業過程中所知悉他人秘密之事項,要經本人同意,才可以繼續作證(刑事訴訟法第182條,至於民事訴訟法第307條則未限定執業)。

四、如果沒有以上原因,卻任意拒絕作證:

可處以三萬元以下的罰鍰(刑事訴訟法第193條第1項、民事訴訟法第311條)。

結論

由於證人是重要的調查證據方法,因此法律一方面賦予神聖的義務、也同時給予相當之權利,在作證之前一定要好好理解,才不至於會遭受不利處分或是刑事責任!

證人不能亂講話!當心偽證罪責任!

呂昀叡律師
(進一步瞭解請按這裡)

(圖片來源:網路)

一、打官司往往需要證人作為證據:

打一場官司,絕對不是嘴上講個幾句就能拿到勝訴判決,講求的是誰能提出足以說服法官的證據,而除了書面證據之外,證人也是能左右案件的重要證據。

也因為證人如此重要,所以證人如果在法庭上亂講話的話,可是會面臨嚴重的偽證罪刑事責任!

二、偽證罪的規定:

刑法第168條規定:「於執行審判職務之公署審判時或於檢察官偵查時,證人、鑑定人、通譯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供前或供後具結,而為虛偽陳述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白話來說,證人簽了一份證人具結文件(宣誓自己所言為真),如果膽敢在檢察官或法官面前故意亂講話,那就是條偽證罪了!

偽證罪最高可處七年有期徒刑,刑責不輕,而且由於不是輕罪,所以根本不符合易科罰金的要件,頂多只能聲請易服社會勞動,所以亂講話的代價很高!

三、究竟哪些情況會構成偽證:

(一)首先,必須是基於證人(鑑定人、通譯也是)的身份而在偵查庭或法庭上作證,如果今天只是被告的身分,倒是不用擔心偽證罪,只要擔心亂說話被法官認為犯後態度不佳而重判。

(二)必須是在檢察官開庭或法官開庭時作證,如果今天是由調查局、警察局或是檢察事務官製作筆錄,不會有偽證罪的問題

(三)還必須簽署一份「證人結文」,這一份A4大小的書面,大致上會寫著「我今天因為XX詐欺案件到法庭作證,會實實在在說出我的所見所聞,不會隱瞞、誇張、增加或減少,如果我故意說謊,我願意接受偽證罪的處罰」等內容,檢察官或法官會請證人念出這些句子,接著填上日子、簽名,這樣才完成「具結」的程序,如果沒簽這張文件、或是這道程序出了問題,也不會有偽證罪的問題

(四)證詞必須「足以影響」於判決之結果,也就是說有這種影響力就夠了,至於法院採或不採、判決結果到底如何,就不是重點(最高法院71年度台上字第53號判決意旨);但如果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不至於會有偽證罪的問題。

(五)必須是「故意」說謊,這點很重要,偽證罪並不處罰「過失」,所以一般常見像證人因為緊張而不小心講錯話、或記錯事情,那就不算是故意說謊。

以上五個要件,缺一不可,如果有任一要件不符合,那就不會成立偽證罪。

結論

證人在法律上的地位很重要,法律也賦予了神聖的義務,如果太輕忽、或是抱持著僥倖的心情而說謊,可是會面臨嚴重的法律責任,一定要注意!

房東不能隨意進入房客房間─關於侵入住宅罪

呂昀叡律師

侵入住宅
(圖片來源:網路)

一、房東是房屋所有權人,可以任意進入出租的房屋?

房客承租房東名下的房屋,房東既然是所有權人,不論有沒有出租,都可以隨心所欲的進出房屋?先從直覺去感受這個問題,房客在客廳開開心心的吃炸雞搭配當下熱門韓劇,看到一半房東突然開門進來說要關心屋況,這豈不是怪怪的?

在法律上,房東任意進出可能會吃上侵入住宅罪的刑事官司!

二、刑法侵入住宅罪的規定:

刑法第306條第1項規定:「無故侵入他人住宅、建築物或附連圍繞之土地或船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九千元以下罰金。」

而本罪不是嚴重的犯罪,立法上設定為告訴乃論之罪(刑法第308條),被害人必須遵守六個月的告訴期間,超過就不能合法提出告訴。

這時讀者應該還是會很納悶:房東不能自由進出自己的房子,真的會有問題嗎?

三、侵入住宅罪保護的不是財產權而是使用居住權:

如果從財產權的角度思考,房東進出自己的房子,當然沒有財產權受損害的問題;但是侵入住宅罪,是在保護居住的和平、安寧、自由以及個人生活的私密,也就是個人就其居住使用之場所,有決定「何人可以進入或停留」之權利,更有在其居住處所中有「不被干擾」、「居住安寧不被破壞」的自由,至於這個地方是屬於誰所擁有,就不是重點了(參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3年度上易字第1383號刑事判決)!

因此,儘管房東是房屋的所有權人,但如果未事先經房客同意,或有其他合法之正當理由,是不能擅自進入房客的住處,否則就可能構成「無故侵入」!

結論

房東雖然是房屋的所有權人,但仍不能進出房客現在居住使用的房屋,否則容易吃上刑事侵入住宅罪的官司,不可不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