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事件如何證明薪資所得?因個案情形而大不相同!

呂昀叡律師
(進一步瞭解請按這裡)

車禍
(圖片來源:網路)

一、賠償金額的舉證責任在於被害人(原告)

車禍事件的被害人要打官司請求賠償金,必須由被害人本身詳細的向法官說明:「加害人(被告)造成了我哪些損害」、「每一項損害的賠償金額各是多少」(民事訴訟法第277條),這就是所謂的「舉證責任」。

車禍事件的賠償項目包括「薪資損失」、「勞動能力減損之損失」,都必須要證明被害人的薪資收入數額,這在個案中有時不是那麼好證明。

二、有文書證據較能輕易證明:

例如「綜合所得稅各類所得資料清單」、「薪資證明及薪資明細表」、「在職證明書」、「薪資帳戶存摺明細」、「勞工保險投保資料」等文件,甚至再傳喚證人到庭作證,都足以證明工作類型及每月薪資數額。

如果每月薪資不是完全一致(例如業務員),可能的作法是以某段期間的月平均薪資為基礎,例如1~3月共有9萬元收入,則平均每月收入則是3萬元作為計算基礎。

但請注意如果只有拿到公司開的證明書,就算上面記載的再詳細(職稱、在職期間、每月收入),但卻沒有其他佐證,很容易被法院認為舉證不足!

三、證據不足可能就以最低基本工資計算:

例如在夜市擺攤這類難以提出收入證明的工作,法官不可能光以口頭的說明作為判斷依據,在這種難以舉證的情況下,法院多以當下的最低基本工資作為每月收入。

另外亦可參考「勞動部職類別薪資調查動態查詢系統」(https://pswst.mol.gov.tw/psdn/)、行政院主計總處薪資及生產力統計資料查詢系統(https://earnings.dgbas.gov.tw/query_payroll.aspx),這些網站可查詢某職業在統計上的正常薪資為何。

四、其他問題:

1. 若被害人(原告)若因出庭而請假,導致該日無法受領薪資,這部分並不能向對方要求賠償,因法律上認這部分是被害人(原告)為保護權益所支付之訴訟成本,與車禍事故間不具有因果關係。

2.關於加班費,如果個案無法說服法官有固定之經常性及可預見性,也難以判賠。

結論

民事訴訟的成敗,關鍵因素往往在於「舉證責任」,關於薪資收入的舉證,在個案上有時會是雙方攻防的重點,至於要提出哪些證據與資訊說服法官,也需要仔細評估,以免賠償項目因舉證不足而被法官否定!

被羈押又被禁見!被告或家屬須注意什麼?

呂昀叡律師

羈押
(圖片來源:網路)

一、羈押禁見,最慘的組合:

法院在如果裁定羈押,也會一併決定要不要「禁止接見」,如果裁定了「羈押」+「禁見」,對於被告來說是最遭糕的結果,因為相當於與外界完全隔絕,同時也表示此案件情況頗為嚴重。

二、羈押禁見,只有律師才可以接見被告:

羈押禁見的話,被告的朋友及家人是不能到看守所接見被告,彼此間也不能寫信聯絡,相當於與世隔絕。

這時後只有律師可以到看守所接見被告(刑事訴訟法第34條),所以律師也因此成為家屬與被告間溝通的橋樑(但請注意不是溝通案情,以免變成串證或洩漏偵查中案件的秘密,是會有刑事責任的)!

家屬如果替被告委任律師,除了可以接見被告之外,接下來的製作筆錄、以及開庭等過程,都會陪同被告在場進行辯護,除了確保程序上不會出現問題之外(警察或檢察官筆錄過程如果沒有謹慎面對,常常會造成後續難以挽回的錯誤),在羈押庭之前,就算是偵查階段,也有權利閱覽卷宗(刑事訴訟法第33條之1),可以知道檢察官手上握有哪些不利證據,讓律師及被告有能力去應對接下來的開庭程序,是很重要的一項權利!

另外律師在此程序階段也有權利為被告爭取撤銷羈押或交保,並提出刑事答辯狀為被告澄清犯罪嫌疑。

二、被告自己及家人須注意什麼?

就被告來說,仔細與律師溝通案情相當重要,律師才有辦法擬定最適合的答辯方向,這同時也是在為後續可能的審判程序打下重要基礎。

另外,在偵查階段偶爾會遇到警察或檢察官沒有通知律師到場的情形,一般會事前建議被告一定要爭取律師在場,否則一律行使緘默權,這是法律上正當權利的行使,切莫「覺得沒差」就直接製作筆錄,因為每一次筆錄過程都可能改變整個局勢,如果律師沒有在場,很可能就沒辦法正確判讀!

至於家屬另外能做的事情,除了可直接為被告委任律師(刑事訴訟法第27條第2項,不須被告本人簽名),另外也可以寄送生活費、書籍、眼鏡、健保卡…等物品,甚至是食物,不過請注意:如果法院的押票上面特別註記「禁止授受物件及範圍」,那麼家屬連這件事也做不了;另外也要注意一點:因為安全或管理上的考量,每個看守所都會設立一些限制,例如每次寄送的生活費金額不能超過8,000元、書籍不能是精裝版本、眼鏡不能是金屬鏡框…等(可參考法務部矯正署臺北看守所的網頁),建議在寄送前要先與看守所聯絡、確認

三、考量到未來可能交保,究竟應籌備多少交保金?

法院如果裁定交保,會酌定多少交保金,這個問題也是依個案而論,也沒有一定的標準,法院通常會衡量被告本身的資力、犯罪所得或被害金額而定,如果籌不出交保金額,法院則會繼續裁定羈押。

結論

羈押是刑事訴訟程序中影響很大的強制處分,被告與世隔絕的狀況,往往會漸漸的讓被告失去判斷能力,進而作出錯誤的決定(例如隨意承認犯罪),建議應與律師謹慎討論與分析,才能提出最適合的辯護策略。

什麼是羈押?我到底多久才可以出來?

呂昀叡律師
(進一步瞭解請按這裡)

羈押
(圖片來源:網路)

一、被拘提、逮捕,隨之而來的可能是羈押:

當某個人在某個時間某個地方被警方拘提或逮捕,就要有個心裡準備,接下來除了要面對檢察官訊問之外,可能還會面臨法院裁定羈押的結果,這時候被告的權益是什麼、家屬要注意什麼?以下詳細向讀者說明。

二、什麼樣的情況下會被羈押:

羈押之前必須要先經過拘提或逮捕(刑事訴訟法第93條第2項),並須由檢察官向法院聲請、並由法院裁定准或不准。

法院裁定羈押的理由有以下三種(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101條之1第1項):

1. 「犯罪嫌疑重大」 + 「逃亡或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之虞」 + 「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

2. 「犯罪嫌疑重大」 + 「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 + 「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

3. 「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且有前1.或2.情形

4. 「嫌疑重大」 + 「所犯為特定罪名例如放火罪、加重詐欺罪、竊盜罪、強制性交等罪」 + 「有事實足認為有反覆實行同一犯罪之虞,而有羈押之必要者」 → 這就是一般熟知的「預防性羈押」

簡單來說,如果法院認定有「逃亡之可能」、「妨害證據之可能」,導致司法機關不能好好追訴案件;又或者有「一犯再犯」的可能,而影響社會治安,法院就有可以裁定羈押!但如果沒有以上情況,依照法律規定,法院就不能予以羈押!

二、羈押到底要關多久:

(一)非重罪案件:

一般案件例如詐欺、恐嚇取財、竊盜等,偵查階段的第一次羈押是2個月,期滿之前檢察官可以再向法院聲請延長羈押,法院如果裁准的話,又可以再押兩個月,檢察官在偵查階段能利用的就這4個月期間而已(刑事訴訟法第108條)。

在四個月期滿之前,檢察官必須面臨一個決定,要起訴?還是要繼續偵查?

如果檢察官繼續偵查的話,檢察官沒有選擇,只能放人,被告在期滿時就可以直接走出看守所。

但如果檢察官起訴的話,案件移交到法院手中而進入審判階段,這時後就是個新的階段,一切遊戲規則重來,法院要重新判斷要不要押人,如果裁定羈押的話,此階段的第一次羈押可以押3個月,接著也可以延長羈押,共可以延長3次,每次可押2個月,也就是以一審來說,共可押3+2+2+2=9個月

案件上訴到二審的話,一樣遊戲規則重來,和前面說明的一樣,最長可以押9個月;但如果上訴到第三審最高法院,就只能延長一次而已,也就是最長只能押3+2=5個月

(二)重罪案件:

例如殺人罪、擄人勒贖、販賣毒品或是貪污治罪條例部分罪名等重罪,這時後不單單要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還要看妥速審判法的規定,偵查中的規則一樣,但起訴後審判中的規則就和前面提到的不同了!

第一審和第二審都可以延長六次,也就是說分別可以押3+2+2+2+2+2+2=15個月;第三審則只能延長一次,也就是只能押3+2=5個月

三、羈押到何時才能出來?

理論上來說,只要沒有「逃亡之可能」、「妨害證據之可能」或「一犯再犯的可能」,法律上就不應該押人。

但在實務上來說,依筆者的經驗,完全依照個案判斷,沒有一定標準,但有幾個心得可以分享:

1. 偵查中的第一次羈押或是審判中的第一次羈押,基本上要有被押滿的心理準備。

2. 檢察官聲請延長羈押會再由法院開庭審查,這通常會是可以爭取交保的機會。

3. 檢察官起訴後,法院如果有裁定羈押,接下來會不會再延長羈押,變數也很多,但常見是證據調查完畢(相關證人都被問完了,而沒有再串證之可能)、或是一審判決出爐,也會有交保的機會。

4. 通常「有共犯在逃」、或是「被告否認但與證人供述不一」,法院裁定羈押的可能性就很高,但也不是「只要承認法院就會放人」,因此不建議只為了爭取交保就隨便承認自己沒做的事情

另外如果聲請羈押、裁定羈押的過程有瑕疵、或是偵查中檢察官在羈押期間毫無偵查作為等,也都可以爭取撤銷羈押或交保。

結論

羈押在某種程度上相當於被抓進去關,嚴重剝奪被告的人身自由,雖然刑事訴訟法上有很嚴格的程序要求,但在實務上是很常被使用的強制處分,在個案中如何爭取交保或撤銷羈押,應該審慎與律師討論後再作出決定,以免影響後續權益!

扶養親屬不是絕對的?談談免除扶養義務

呂昀叡律師

扶養義務
(圖片來源:網路)

一、扶養父母的義務會是絕對的嗎?

如果小孩是在父親長期家暴的環境下成長、自幼時父親即已離家從此不知去向,如果仍要求這位小孩在成年後,要謹守孝道,盡心盡力扶養這位他其實已經不熟悉的「父親」,不會太強人所難嗎?

所以法律上也的確有調整的規定。

二、扶養的基本規定:

父母只要名下財產不足以維持生活,不論有沒有工作能力,子女就有義務要扶養(民法1117條第2項)。

而子女要用焚而不毀、燃燒自己的程度來扶養父母嗎?其實也不是,如果子女本身的經濟能力有所不足的話,是可以減輕責任的(民法第1118條但書)。

至於每月扶養費用的具體數額,法院通常會審酌行政院主計處公布的各該縣市平均每人每月消費支出,以及衛福部公布的每人每月最低生活費統計資料,以及父母特別需求(例如醫療支出)等事項作出判斷;如果父母本身有其他收入,例如退休金、政府補助等,則會在計算上予以扣除

若子女有好幾位,原則上各人要平均負擔扶養費用,但會再依經濟能力進行調整(民法第1115條第3項)。

三、減輕或免除扶養的特別規定:

有以下兩種情況之一,讓子女對父母負擔扶養義務,顯失公平,子女可以請求法院減輕扶養義務,如果到達「情節重大」的程度,甚至可以免除扶養義務

1. 對負扶養義務者、其配偶或直系血親故意為虐待、重大侮辱或其他身體、精神上之不法侵害行為 → 例如父親對子女、配偶施以家庭暴力

2. 對負扶養義務者無正當理由未盡扶養義務 → 例如父親在兒子年幼時即突然不告而別,從此未再聯絡,根本是遺棄行為了

如果父母是在小孩相當年紀後,例如15歲後才不告而別,也不能說父母完全沒有盡扶養義務、對小孩的成長完全沒有貢獻,這種情況還不到「情節重大」,頂多只能減輕扶養義務而已。

至於「虐待、重大侮辱或其他身體、精神上之不法侵害行為」也必須依個案衡量是否達到情節重大而可免除扶養義務的程度,否則至多只能減輕而已。

四、養護機構的費用也可以免除嗎?

實務上常見的情況是年邁父母被地方政府送到養護中心安置,每月數萬的安置費用,依照老人福利法第41條3項的規定,可以要求其子女償還,不償還的話,甚至還可以送強制執行,但如果扶養義務被免除的話,子女還須償還嗎?

依照目前實務見解,免除扶養義務的效果是從判決確定時才產生,所以在法院裁判確定之前,安置費用還是得償還(可參最高行政法院106年度裁字第1975號裁定)。

結論:

實務上關於減輕或免除扶養義務的案子不在少數,但在個案中是否會到達免除扶養義務的程度,或是僅能減輕而已,仍須詳細檢驗事實經過及有關證據。

吸食毒品不一定要進勒戒所─關於戒癮治療

呂昀叡律師
(進一步瞭解請按這裡)

戒癮治療
(圖片來源:網路)

一、我國毒品泛濫,因此祭出重刑:

毒品其實是世界各國共通的問題,以我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的規定,製造、運輸、販賣第一級毒品者,可處死刑或無期徒刑(第4條第1項),甚至可以判得比殺人罪還重,在民國109年1月15日甚至也加重了製造、運輸、販賣第三級毒品與第四級毒品的刑責。

本文探討在實務上常見的吸食毒品的法律責任,同時也會一併說明「觀察勒戒」及「戒癮治療」的差別。

二、毒品分四級,只有吸食一、二級才有刑事責任: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1項及第2項分別規定:「施用第一級毒品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施用第二級毒品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讀者不難發現只有吸食第一級及第二級毒品才會面臨刑事責任

至於無正當理由吸食第三級與第四級毒品的效果,則是「處新臺幣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並應限期令其接受四小時以上八小時以下之毒品危害講習」,面臨的是「罰鍰」而不是「罰金」,所以並不是刑事責任,而是行政責任。

三、刑事責任的替代方案─勒戒與戒癮治療:

施用毒品的人,與其說是「犯人」,也可以說是具成癮性的「病人」,因此法律提供了另外兩條路,讓「病人」脫離「犯人」身分:

(一)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0條所規定的勒戒:

進入勒戒所觀察勒戒的重要要件:「初犯施用第一、二級毒品的人」,或是「過去曾經有因施用第一、二級毒品而觀察勒戒,但距今已有三年以上而再犯」(109.7.15前規定為「五年」)。

如果是再犯且距離上次觀察勒戒還不到三年,那麼就會直接面臨刑事責任,由檢察官起訴、法院判刑,可能會有牢獄之災。

觀察勒戒是由檢察官向法院聲請,再由法院在24小時內下裁定,接著就要進入勒戒所二個月,如果這兩個月表現良好,經評估已「無」繼續施用毒品傾向的話,就可以走出勒戒所,並檢察官並會依法作出不起訴處分,此案件就終結了。

但如果兩個月過去發現還「有」繼續施用毒品傾向的話,檢察官會向法院聲請裁定進入戒治所強制戒治,這段期間至少六個月,依狀況可以延長到一年(這也是最長的極限)。期滿走出戒治所後,檢察官並會依法作出不起訴處分(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3條),此案件因此終結。

以上這條路,很多人認為就是被抓去關,只是場所從監獄改到勒戒所而已,因此都希望能獲得保持自由之身的「戒癮治療」。

(二)戒癮治療:

戒癮治療其實是檢察官依照刑事訴訟法第253條之1第1項、第253條之2得規定作出緩起訴處分,同時要求吸毒者要自費到醫院進行戒毒的療程(每次都會驗尿),在一定的期間依照醫院的指示固定回診即可,其餘時間可以維持正常的工作與生活,不須要被綁在勒戒所或戒治所,而完成療程後、並在檢察官所訂的緩起訴期間安份守己不要再觸犯刑事責任的話,案件會就此終結,「警察刑事紀錄證明書」(俗稱良民證)上面也不會有紀錄。

但如果沒有乖乖的進行療程、或是在檢察官所訂的緩起訴期間內另外涉及刑事犯罪的話,檢察官是可以撤銷緩起訴。

四、律師我究竟能不能爭取戒癮治療:

讀者一路看下來應該會發現:要進入觀察勒戒的人同時也會具備「戒癮治療」的資格,但檢察官會依職權判斷要採用哪種方式。

那麼在個案中,什麼樣的條件較有機會爭取到戒癮治療呢?

毒品戒癮治療實施辦法及完成治療認定標準第2條有規定幾種不適合戒癮治療的情形,而依筆者的經驗,簡單來說,如果「年紀尚輕」、「過去沒有任何毒品前科、甚至沒有任何犯罪紀錄」、「家庭、經濟及工作狀況正常」等正面條件,並說明自己願意戒除毒品的強烈意願,爭取到戒癮治療的機會相當高。

五、法院裁定觀察勒戒就沒救了嗎?

如果不服法院裁定觀察勒戒,可以在收到裁定後五日內提起抗告,並同時聲請停止執行,讓上級法院判斷是否有「違反比例原則」、「違反平等原則」、「違反充分衡量原則」等檢察官裁量濫用之情形(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107年度毒抗字第101號裁定)。

結論

吸食毒品是嚴重的脫序行為,而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也不是一定拿出重刑,而是以「治療」取代「刑罰」,在個案中建議找尋律師仔細評估能不能撰寫聲請狀去爭取戒癮治療,才不至於影響日常生活及工作。